陳澄波文化基金會

整理了近萬件的陳澄波作品、文件史料後,為了讓基金會員工脫離失業的危機,且在時間與能力可及的範圍內,我們開始面向陳澄波那個時代的畫家們,以臺灣島上最大的文化活動「臺府展(1927-1943)」六百多位入選畫家為主,再到處勸說不同領域的老中青寫手們,一起來共同書寫入選畫家的故事。
官網FB粉絲專頁

作家好文

【名單之後】蔣若琳/熱愛戲劇的埔里藝術先驅——蕭木桂

說起臺灣中部山城埔里的早期美術教育,就一定會提及從日治時期至戰後1960年代都任教於埔里的蕭木桂。憑藉著自身紮實的繪畫訓練,為故鄉培育了多位美術人才;並因著對戲劇的喜愛,改編地方的口傳歷史,為家鄉留下廣布的傳說故事,對埔里的藝術發展貢獻良多。

【名單之後】林榮燁/林東令——熱愛鄉間景色的畫家

日治期間大多居住在嘉義頂六鄉下的林東令(1905~2004),在當時交通不便的情況下,不辭勞苦地往返家鄉與市區習畫、作畫。十七歲那年(1921),他在嘉義美街的仿古軒與大陸來臺畫師宋光榮習畫四君子時認識了林玉山。

【名單之後】許伯瑜/日治時期,隱身於幼稚園的得獎畫家——渡邊香子

渡邊香子是誰?臺展入選紀錄中,僅見兩次入選紀錄,相關藝壇活動中也幾乎不見她的活動蹤跡。她和多數的臺展入圍得主一樣,大多凐沒於時光的洪流裡,僅能透過當時的報章雜誌中,汲取任何一點關於她的隻字片語。其實撇去畫家身份,渡邊香子其實是一位幼稚園教師,且似乎過著有趣又充實的斜槓生活。

【名單之後】王子碩/歷史巨輪傾軋下的空白——傳奇畫家邱潤銀

在近代逐步西化的日本,也受到西方以人體作為繪畫訓練及創作題材的影響,就讀多摩帝國美術學校(今多摩美術大學前身)的邱潤銀,長期受嚴謹的人體繪畫訓練,可能因此大量選擇以人體作為創作題材,在現存的作品中可以看到一幅又一幅的人體美學。

【名單之後】詹佩瑜/教員與畫家,靜物與風景──進藤常雄與他的臺展作品

循著臺灣作家張建墻的文字引導,我們回到大正時期的臺中師範學校,看著學生在紙上專注地繪畫,彷彿還能聽見鉛筆與紙面的摩擦聲響。而在美術教室中走來走去,看著學生們作畫的美術老師,正是曾經參與第一回「臺灣美術展覽會」的進藤常雄。

【名單之後】磚木取夥/內在的火球──鄭世璠的創作與人生

時,鄭世璠三十歲,正在臺灣新報社擔任記者。大空襲發生以後,他和妻子帶著孩子離開了新竹市區,疏散到鄰近鄉間。同年8月,日本無條件投降,鄭世璠一家才返回被轟炸後的市區。此時的他拿起畫筆,一筆筆畫下迎接他返家的斷垣殘壁。日後,我們見到一系列以「轟炸後的⋯⋯」為題的作品時,仍可以感受鄭世璠內心的震撼,還有生命中重要事物消逝的被剝奪感。

【名單之後】林榮燁/日治時期嘉義洋畫家矢澤一義的活動紀錄與他的府展作品

日治時期活躍於嘉義的西畫家矢澤一義,在1940年以後的第3回到第6回「總督府美術展覽會」連續入選。今天,我們在現存的展覽圖錄當中,仍能見到這三幅人物畫與一張風景畫的黑白影像。

【名單之後】許伯瑜/藍蔭鼎的田園風情畫與他所投身的美術教育事業

綿延無盡的山岳、蜿蜒曲折的溪流,或是農地上風吹稻浪的自然風光,對藍蔭鼎來說,總是有無盡窮的魅力。這位畫家對於大自然的嚮往與風景畫題材的愛好,不但是出自臺灣人對自身土地的熱愛,還有許多因素交錯影響著。

【名單之後】磚木取夥/曾經引領新竹美術界的谷喜一

1927年4月,谷喜一抵達台灣,成為了新竹州立高等女學校教師。同年10月,他的《壺と人形》(壺與人偶)、《浴後の涼み》(浴後納涼),以無鑑查資格參與了第1回台灣美術展覽會。在當時出版的《新竹大觀》上,谷喜一被讚譽為一個「著眼の敏銳と構圖の雄大」的畫家。究竟,他的作品是什麼樣的一種風格呢?

【名單之後】黃加嘉/銜接畫與人的距離:關於李石樵《合唱》

滿景的微光,或許是夕照吧,和地上塵土飛煙絞在一起,石砌的墻堵和人的臉,因而都撲上了一重濁黃。在這昏昧的場景中,一個小男孩專注地看著手中的譜頁,專注地朗聲唱著。他旁側的三位孩童也攀著他的調子,齊聲應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