孰青/屋漏

為了遠眺山景,買了屋齡超過二十年、陽春建材的國宅頂樓,每逢春雨便滴滴答答,慶典一般敲打。

縫縫補補許多年,下定決心整個翻修,才發現鋼筋都鏽了,師傅「聽音辨位」之後,大刀闊斧殺出重圍,竟出現了一方屋漏。望著這非獨棟卻「透天」的視野,微微天光漏進暫時斷水斷電昏幽的屋內,有幾分哭笑不得。

和青少年相處也是如此吧!自以為的縫補,殊不知日積月累下來的怨都滴入骨髓,蝕鏽了滿心關懷。於是各自掩上門,假裝未聞未見。

仰望「屋漏」,偶有天藍晴光穿入,朗日的清新空氣,令人懷念。

由於主臥室漏水嚴重,我和外子只好分別搬進兒子、女兒房間。起初,兩個青少年臭臉相向,也不時為了爭「主權」大吵,更甚者甩門摔椅……剝開鏽蝕的「筋骨」,不只傷荷包,也傷心。失眠的夜,走進屋漏瀉下的微光中,根本不可能有滿天星斗,只覺得千瘡百孔,青少年,真是世上最難馴服的動物。我怎麼就記不起自己曾經這麼難相處?沉沉雲靄,望不見晨星,夜,怎如此漫長。

每日夜的「磨練」,尖銳的「角」在歲月淘洗沖刷下,慢慢渾圓。師傅的工法開始填補了,日子在爭執吵鬧中,竟然發現,我每天開車時播放的歌單中,有好幾首歌正是女兒追蹤的明星主唱。聽她侃侃而談,理性分析流行樂風的優劣、歌手特質,以及青少年的跟風現象,眼神中有清澈的亮光。至於兒子沉迷的手遊,有許多躲避、攻擊的技巧,其中謀略攻伐,竟比「三國」還要錯綜複雜。兩個男子之間,似乎也不再只是劍拔弩張。

原來一扇門關上了,空氣就不流通了,唯有對立的兩扇門都打開,新鮮空氣才進得來。白天出門時,便刻意敞開房門,流散新刷的油漆味。那一方屋漏,刷上油漆後,再也看不到舊有痕跡。

回復日常。青少年們依然故我。有些事依舊按日常軌道運行,有些事慢慢發酵,無法預測型態。

幸,「不愧屋漏」。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心情點滴

逛書店

延伸閱讀

家庭主婦/圓桌

王如斯/愛的推手 

紀昭秀/小吵嘴,情更濃

觀景窗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