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小魚/六十歲的前線老兵

早年還在醫療機構服務時,與目前職場的護理主任透過電話交班相識。

得知我離開前一份工作後,她邀請我重回醫院,主要負責社區服務的項目。她認為,這個職缺無須輪大小夜班,主要是處理各類健檢工作,因此得大量說話,也相當需要耐心,相信我可以勝任。在她的遊說與仔細思量下,我答應了。

此時的我,已是花甲之年了。

頂著一頭灰白髮就職,各單位的同事皆喊我一聲「學姊」。三十多年前,我曾在教學醫院的內外科病房及開刀房任職,但對於健檢相關事務完全是個門外漢,依然得重新學起;可想而知,這對記憶力漸衰的我可是一大挑戰。

這間區域醫院離娘家只有五分鐘的腳程,當年醫院在打地基時,我和鄰居小兒還在工地前玩耍,兜兜轉轉了一大圈,竟會到當年過門而不入的醫院上班,人生的際遇真是幻變莫測啊。

我負責的工作內容,包含接待銀髮長者健檢、中年族群的一般健檢、滿十八歲駕駛的機汽車體檢、六十歲以上職業駕駛的審驗、新任及在職的勞工體檢、保險業務體檢等,要接觸各個年齡層人士,所以見人說人話是挺重要的。

所幸不辱使命,在滿意度調查表及Google評論上,我多次得到讚賞。能面面俱到地應對上門體檢的客人,是得力於在醫療機構幾年下來面對老人及家屬千奇百怪的詢問及突發狀況,所積累下來的耐性。

各醫療院所護理師的缺口似乎都補不滿,才讓已六十歲的我有「乘虛而入」的機會,我想護理師選擇當「逃兵」的因素,多半是基於薪資和勞心勞力的付出不成比例。

我也很困惑,同樣都是「師」字輩,醫師、律師、設計師、工程師能依其工作性質有豐厚的收入,偏偏與人命最為相關的護理師常不為人尊重,薪資也不盡人意。

我這個老護理師,居然還能站在前線,似乎也就不奇怪了。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樂齡點滴

逛書店

延伸閱讀

梅子/老爸的最後一次遠行

李月瑛/悄然換遊伴

安安/十項全能

觀景窗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