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秋琪/一株小小仙人掌

一株小小的仙人掌。圖/陳完玲
一株小小的仙人掌。圖/陳完玲

市場入口處,一個中年婦人定期周三擺攤賣盆栽,地上放置各種植物,開花的、觀葉的、結果的、驅蚊蟲的,團團簇簇,一派綠意盎然。最前頭,陽光直射處,是一列列像小小兵齊整排隊的仙人掌,旁邊立了一張硬紙板,寫著三盆一百元。

近來,諸事不順,生性懦弱焦慮的我,暈眩突然來襲。先是樓下鄰居多次抱怨他家浴廁天花板漏水,懷疑是我家水管漏水。我接連找了幾個師傅來檢查,始終查不出原因;鄰居急了,見我一次罵一次。工作上,學生互毆,我上前阻止卻遭池魚之殃,被廚餘桶打在頭上。

一次慢跑經過衛生所,想起每隔一陣子即接到電話,叮嚀我進行五十歲以上免費健康檢查,便進門健檢,竟檢查出有癌前病變。

那日在市場上,看到水泥地上一盆盆仙人掌,肥厚肉莖上,細細金黃色針芒,莫名刺痛我軟弱疲憊的心。想買。之前,我也跟婦人陸續買過玫瑰、非洲堇、日日春、九重葛、七里香、紫藤等盆栽,往往一次花季燦爛後就枯萎凋零,我雖施肥加土,也不見效。如今,陽台光禿禿一片,我想也許仙人掌可以帶來不一樣的景致。

聽人說過,辦公室擺上一棵仙人掌,可以防小人。我是無能兼無聊,竟想借助一株植物,來幫自己度過人生的低潮。可想而知,起不了一點作用。一棵仙人掌放在辦公桌上,孤孤單單的,反而很有些歲月寂寂的落寞。

一日,一群學生來辦公室擠著吵著向我拿假單,上課鈴響紛紛離去,才發現仙人掌不知何時被擠落在地,盆內介質幾乎散盡,倒是仙人掌的根系仍緊抓著所剩不多的介質不放。

我撿起,嘆口氣。

當晚,帶仙人掌回家,放在浴室窗台。從此,除了澆水,我就不再理它。一日關窗時,不慎將它碰落,我直覺伸手去接,卻在觸碰到時,被細細的仙人掌刺給刺進掌肉。「難怪惹人厭!」氣憤的我脫口而出,隨手將仙人掌丟在玻璃架上。

幾個月後,發現被丟在角落的仙人掌竟日日竄高,肉質莖長出碧青的分枝,細細白白的毛刺,在窗口灑進的陽光下,刺刺分明,透著亮光。我驚訝於它的美與生命力,歷經寂寞的歲月、墜落在地的創傷,還有我的冷嘲與忽視,都沒有妨礙它的生長。

我看到一種安靜的力量,帶點刺,在陽光下。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心情點滴

逛書店

延伸閱讀

蔡憲榮/椅子

風訊子/未曾看過的照片

家庭主婦/圓桌

王如斯/愛的推手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