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華英/野趣童年

野趣童年。圖/swawa
野趣童年。圖/swawa

只有風沒有雨的颱風天,「沒分量別出門」,朋友傳來促狹的叮嚀,卻把我拉回兒時就愛在這樣的天氣出門與鄰居廝混的記憶。

六連棟共三十戶的公家宿舍裡,孩子們的家長都在同一單位上班,雖然大人們根據職位高低有尊卑之分,我們這群戰後嬰兒潮,家家都有五根手指頭數不完的兄弟姊妹,誰也管不著你爸我爹的;只要年歲最長、個頭最大的孩子王一吆喝,第一棟的劉家姊弟、第二棟的黃家姊妹,還有我們這棟的陳家三兄弟及自家四姊妹,一定全員出動巷口集合,討論今天要玩什麼。

好像大人們都不在家似的,那天明明颳著大風,我們還是如常在外面遊蕩,眼看眾家愛跟班的小弟小妹們都被強風吹得站不住,黃家大姊竟從家中拿出一件大草蓆,把所有人全部圍住,並讓年紀小的在內圈,年紀大的在外圈,大夥兒就像樹樁一樣裹著草蓆,蹲在風最強勁的巷口中間。每當一陣強風吹來,大夥兒就一陣驚呼,緊緊抓著草蓆邊角,不被扯開。半世紀前那呼嘯的風聲和驚叫的笑聲,至今一直迴盪在耳際。

我是家中老大,卻喜歡跟在別家比我年長的哥哥姊姊們屁股後面跑。學他們爬樹、翻牆,彈橡皮筋、玩尪仔標,每天像野孩子四處找樂子。有一次,大夥兒竟玩起跳水溝的遊戲,兩腳在約八十公分寬的水溝上快速來回跨越。小妹跟我跟得緊,叫她回去又不聽,眼看哥哥姊姊們在無蓋的水溝上輕快地來回跳躍,我也毫不猶豫想跟上他們的腳步,沒想到跨不到對岸,整個人趴進水溝底下,雖然水不深,全身也濕了大半。

小妹在水溝邊大叫:「姊姊、姊姊──」大夥兒趕緊把我拉起來。當時的我不覺丟臉也不知道痛,只害怕回家會挨罵,還特別交代小妹回家不准打小報告。那些大孩子們叫我站在太陽下把身上衣服先曬乾再回家,然後就各自回去了,只剩下小妹陪我頂著豔陽「曬衣服」。這樣的糗事,不知年過半百的小妹是否還記得。

那些回不去的卻永遠也不褪色的童年回憶啊!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回望歲月

逛書店

延伸閱讀

LH/Top of The Word

林薇晨/旅行中的感官

那一年的家庭旅行.網路徵文優勝金榜

觀景窗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