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偉珍/為她加油

小夏是幾年前我擔任三、四年級班導的學生,因為一路陪著她征戰客語朗讀比賽,及戲劇表演活動的革命情感,也因為她特殊的背景,有較為緊密的聯繫;會考放榜得知她的表現不錯,便約她吃飯聊聊近況。

小夏從社工那兒得知爸爸去年過世了,她剛升上七年級時,和媽媽大吵後也兩三年沒聯絡了。原因是媽媽跟她要五千元,然而小夏還是個學生,哪來那麼多錢?生活所需得依賴獎學金支付,她覺得媽媽在監獄裡不愁吃住,又能摺紙袋賺零用錢,不明白她要那一筆錢做什麼?媽媽只問她要錢,沒關心她過得好不好,小夏說到這兒,神色漸漸黯淡下來。

我問小夏是否想與媽媽分享會考的結果?她說:「本來想坐車去探望她,但想想轉幾趟車去就要花兩三個鐘頭,而會面只有十五分鐘,就算了。」我拍拍她的肩,告訴她我載她去。

第一次到監獄,我好奇地四處張望,而小夏熟門熟路填會面單、寄送物品,層層的鐵條柵欄,四處巡視的女警,這種會面的場合,很難讓人有雀躍的心情,也難怪小夏看起來忐忑不安。

當鐵捲窗緩緩升起,因長年毒品的摧殘及多次進出監獄,小夏媽媽雖然才五十出頭,卻已白髮蒼蒼;當小夏和媽媽熱絡交談時,母女間的親暱感又回來了。小夏叨叨絮絮地述說會考每一科都拿到B以上、作文也有五級分;外婆因為確診不得不馬上火化;舅媽五月時生了老三,是個妹妹……

小夏媽媽一直頷首微笑傾聽,也告訴小夏,在裡面常想著小夏的學業及過得好不好,並叮嚀她寄人籬下要自愛,騎車要注意安全,毒品千萬不能碰。我在一旁聽了心想,是呀,毒品害了妳一輩子,希望小夏媽媽是痛定思痛後的有感而發。

小夏連再見都還來不及說,話筒已沒了聲音,同時鐵捲窗也無情降下,十五分鐘要如何填補這幾年的空白?實在是太短了。回程裡我問小夏心情如何?她說:「心頭一塊石頭放下來了。」之後她打算按照舅舅的建議,高中畢業後先去報考志願役,媽媽還有三年半的刑期,出獄後先送她去收容更生人的機構,之後再接她同住,打造屬於母女倆的家。

看著小夏平靜的表情,堅定的語氣,心裡不禁為她喝采;也許她沒有得到老天爺的厚愛,但憑著樂觀堅毅的個性,相信一定能為自己打拚出美好的未來。加油,親愛的孩子。

※ 珍愛生命,向毒品說 NO!毒品危害防制諮詢專線 0800-770-885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師長心情

逛書店

延伸閱讀

風訊子/單車練習曲

情琳/媽媽不想過生日

Lingo/不想勉強

觀景窗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