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純綉/一個人看電影

正午,獨自走在大街上,體內衝竄憤慨挫敗,怒火攻心加上陽光毒辣,覺得自己快被燒盡,前方出現電影院,不加思索買票進入。

院內一片沉靜,只有冷氣悠悠吹拂,我枯坐著,腦海盡是嗔怨。一會兒,燈亮了,一位年輕女孩朝我走來,微笑地說:「謝謝您的光臨,目前為止,您是這場電影唯一的觀眾;因為有您,這時段的電影院沒有鬧空城計,身為播放師的我也不致獨守空院。」當下,我好像接收的是外星語言,錯愕中只有道謝,擠不出其他詞彙回應。

但怒火下降了,我留意到室內燈光呈現暖調氛圍,座椅合乎人體工學,再環視可容納兩百餘人的空間,並無旁人!兩張百元鈔即享包場尊榮,不禁泛起竊喜;且播放師向我致意,幸運的色塊在心底暈開,終於我暫撇怨怒,走進《惠子不能輸》的劇情。

惠子天生失聰,為什麼要以拳擊為奮鬥目標?教練於她亦師亦父,但教練身體日漸衰弱,拳擊館也走向凋零,她要如何面對?劇末,賽場吞敗的惠子巧遇對手,彼此問候。那一刻我落了淚,比賽的輸贏算什麼,起起伏伏是人生的日常,日子不就是要向前邁進嗎?

本只是下意識地走進電影院,原先怒髮衝冠、血脈賁張,因千載難逢的包場、播放師的暖語,及第八藝術的洗滌,晦暗的情緒亮起曙光。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生活點滴

逛書店

延伸閱讀

艾莉貓/贏到終點的方法

三日月/傳統市場裡的春之味

周劉旺/寫給妹妹的紙條

觀景窗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