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秋妍/兩條線之後

兩條線之後。圖/Dofa
兩條線之後。圖/Dofa

那日醒來全身腫重,如沉浸水中;前額烘熱如燥,鼻孔阻塞如窒,拿出前一晚替女兒買的快篩劑測試,兩條紅線赫然在目。原以為一家都是「天選之人」,就在疫情進入尾聲,四周紛紛脫罩之際,我和女兒卻先後中標。

趕忙去診所,電梯裡鄰居親切寒暄,只有唯諾點頭,欣羨她一身活力;路上看到好友恰在露天咖啡座,怕傳染給她不敢上前招呼,口罩下有相見不相認的悵然。

醫師說就當是重感冒,若氣喘胸悶就去大醫院。回家後女兒調皮一笑:「這樣我可以去大房間睡了!」我倆很快霸占了主臥室,獨留老公一人在客廳──誰敢真的不隔離呢?靠著冰箱存糧,母女倆在大床上,鎮日吃、睡、病。

第三日感覺精神大好,怎知才手洗一下衣服,竟全身癱軟。第四日簡單下廚,吃上一口卻一陣反胃,狂奔馬桶前悉數吐出,只得回床上養著。睡飽後和女兒並躺聊天,平日她上課、打工繁忙,回家後常窩在自己房間,如今可以天天和她暢談無礙,好不快意!

年輕人好得快,她成了我的御用採買,當熱粥由紙碗倒入家中瓷碗,喝來溫潤慰貼腸胃,真是療癒。庸庸日常讓人幾乎忘了住家附近有這些方便美食。

平日安逸的主婦生活偶爾怨嘆無聊,確診後只剩吃和睡,應了那句話:「活著就是勝利。」遠在異地較少聯絡的兒子,變成每日一call,父母的健康就是兒女的幸福呀。

六天西藥吃完,一條線終於施施然相見,內心歡愉,仍虛弱無力;去中醫診脈服藥,兩周後才漸入佳境,絕對相信高齡者會難以抵抗此種頑強病毒。而老公在我們夾伺之下,正常上班未被傳染也是厲害。

回想女兒確診那晚,我正在講電話,忽覺喉痛如刀割,是否那時的病毒即由女兒處傳來?而在家鮮少開口的老公乃得以逃過一劫?那幾天把計畫排得太滿,心有懸念無法放鬆,是否導致防疫力降低?反觀老公做什麼事都不疾不徐,平常心竟是抗疫良方?

總之挺過來了。

女兒在睡前悄悄說:「好怕爸爸要進來睡喔!」我回答:「妳就當作不知道,繼續睡,他就會出去啦。」母女倆擁被相視大笑,這場疫病導致的同吃同睡,使我們感情更好了。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生活點滴

逛書店

延伸閱讀

賴翠玲/竹筍炒肉絲

逩地龍/小公仔的華麗變身

曾慧敏/來自安全帽的愛

觀景窗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