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訊子/手拿包背後的師生情

外子濬哲看著我的手拿包,說:「這麼破了,換一個吧?」他疑惑地看著我,不明白從來不走勤儉持家風格的太太,怎麼會還用著已如此破損的包包。

「怎麼可以?這是老師千里迢迢從美國帶回來送我的,怎麼可以丟掉!」對於已是耄耋之年的老師,特地越洋攜來的禮物,我無法輕易丟棄。

我是第一屆國中生,村裡新設國中之後,來了一批剛從大學畢業的年輕老師。從城市到鄉下地方生活的老師,和我們這一群既魯鈍稚拙卻又純樸憨然的鄉下小孩感情非常好。

假日時,我們帶著老師遊遍我們的生長地──太魯閣風景區,以及只有在地孩子才知道的小溪秘境;騎車同遊、郊外野餐了無數地方。假日裡的老師,卸下嚴肅的師道外衣,和學生像手足般,毫無隔閡地相處著。

我們畢業後,師生各自紛飛,走自己的路。

異地與故鄉,要如何定義呢?年輕時,曾短暫停留的小站,會在記憶裡占有多大的分量?

五十餘年過後,老師從僑居地的美西,風塵僕僕回到台灣,重新尋覓他的青春舊時光。探訪故地,拾掇著年輕之夢。我們這群小女生也在他故舊尋訪之列。

老師為人周到,年年為每個人準備見面禮。聚餐過後他便拿出禮物,瞇著眼,略顯吃力地看著包裝上事先寫好的姓名。

「秋雲,這是妳的。明珠,這給妳……」

笑嘻嘻如同當年的資深少女們,個個高聲應答,彎腰鞠躬,雙手捧著禮物,歡欣雀躍地收下。歡樂氣氛中,我總會想像老師為久未謀面的學生一一選購禮物的情景,心中溫暖油然而生。

疫情中,老師仍忍耐著隔離的不便,依然與我們見面,依然帶禮物給我們。師生都忘了光陰已然流逝,歲月如梭依舊向前奔馳。江湖相忘,我們依然年輕。

談起老師的禮物,感念老師的重情,已是奔七之齡的老同學們,說了一句我現在才懂得的俗諺:「老師『惜皮』啊!」淡淡的形容詞,道盡漫漫長路的人生滋味。人間美好,真情綿遠。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回望歲月

逛書店

延伸閱讀

梅子/老爸的最後一次遠行

李月瑛/悄然換遊伴

安安/十項全能

觀景窗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