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英/除舊布新歡喜迎兔

今年的歲末掃除很不一般,因為即將迎回在外闖蕩多年的小兒子,為了打點嶄新兔窩(他屬兔),我與老公商議想把已斑駁龜裂的臥室牆面全數粉刷。詢問過油漆師傅施作行情,連工帶料報價貴得嚇人,老公提議不如DIY,我還躊躇著呢,他手腳倒是快,隔天就買回來兩罐水泥漆、批土和滾筒刷等相關用具。

我皺著眉頭,憂心忡忡叨念:「牆壁還能爬梯子慢慢刷,但天花板那麼高,我哪刷得到?」

他拍拍胸腑掛保證:「小Case,刷不到的地方,我來。」

好吧,自個兒家裡也無須在意刷得夠不夠專業漂亮,只要除了舊,就是布新了,新年新氣象萬象更新嘛。老公以前是做建築的,有豐富的營造經驗,既然有人隨時支援待命,我就鼓起勇氣臨時抱佛腳拜師學藝。

兩人協力將床墊書櫃衣櫥桌椅逐一暫挪主臥室,然後他用刮刀鋼刷把牆面上翻翹的舊漆部位剷平,我用批土把每個坑洞、每處裂痕修補抹填,等乾了後,他囑咐我要先上一道防水底漆,這樣才能避免雨襲漏水和濕氣產生的壁癌。單單這些前置作業就花了一整天,還沒上漆呢,我已腰痠背痛兩眼昏花,趕緊洗淨上床睡覺,補好了眠,明日才好上工。

天一亮,老公教我如何使用滾筒刷上漆,就洗漱整裝出門會客了,留下我與空蕩蕩的牆壁,怎麼突然有種被誆騙的感覺?說好的「小Case,我來」呢?

「頭都洗落去矣,無剃袂使得」,只能硬著頭皮繼續應戰。但是油漆技術實在拙劣,根本無法遵從老公交代的同一方向粉刷手法,索性左右開弓上下其手,隨心所欲任我快意揮灑,也顧不得地板到處飛雪,身上衣褲雪花斑斑,一心只想完勝殘垣斷壁,還它個粉飾面。

天花板?怕什麼。搬來桌子,搭把椅子,我就這麼一寸寸一步步慢慢挪移地刷,從天亮刷到天黑,手指手腕僵硬難伸,痠痛不已累到不行,但當坐下來喘口氣,看看煥然一新雪白明亮的房間,不禁感到自豪驕傲,我終於獨力完成這不可能的任務。明天,還要繼續第二道第三道上漆工序,加油。

Everything is possible, just do it. 我不知道這份堅持,是出自愛子心切的母愛,還是深藏體內的手作魂甦醒。歲末,不但把房間裡所有藏汙納垢盡數掃蕩,讓兒子能在乾淨清爽的本命年裡一展鴻圖,而我也喚醒沉睡已久的手作魂,客廳、主臥、廚房……我來啦,一元初始全讓你們翻了個新。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逛書店

延伸閱讀

吳一忠/解憂藍皮車

賴翠玲/豬排店的七旬服務生

陳金鳳/那好吧

觀景窗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