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玟芬/白髮風波

遺傳了爸爸的白髮基因,我才三十多歲就頭毛灰白相間。不過,我不以為意,自認擁有一張不顯歲月的臉孔,有人以為我故意挑染了頭髮,頻頻稱讚「好有創意、好新潮」,我暗自得意,卻不料隨著年齡漸增,白髮加速蔓延。

進入不惑之年,白髮囂張地占據了大半個頭。某次在公園見一個男孩跌倒,我快步扶他起身,他笑笑地說:「謝謝阿嬤。」當下很不能接受。隨行的先生說孩子看我髮白,自然覺得像阿嬤;我心想,我的那些國中學生,是否也認為我是「阿嬤級」的老師?回家後便將頭髮染黑。隔天上課時,學生頗為訝異,還很貼心地安慰:「老師,妳的白髮好漂亮,為何要染黑?」但為了在學校顯得更有朝氣,我選擇與染髮劑共存,直到退休。

退休後,下定決心不再染髮,頂著白如霜的俏麗短髮,照鏡自覺好看,可偏偏從此衍生出的白髮風波不斷!乘坐大眾運輸工具,年輕人有禮貌地起身讓坐,已是日常。離譜的是,某日和姊姊到郵局匯款,志工好心來關切轉帳目的時,竟對姊姊說:「我怕妳媽媽被騙了。」我看看自己的臉孔,好像也沒有這麼老呀!只因頂著一頭白髮,就成為姊姊的媽媽了。

又有一次,到妹妹家聚會,姊妹們在屋外和鄰居聊天,當我出門欲加入行列,遠遠就聽到隔壁鄰居高聲說:「妳們媽媽出來了。」教我好生尷尬。家人們都說:「滿頭白髮,遠觀當然惹人誤會,染回黑髮便能年輕幾十歲。」可我就是不願意。

我曾經在意他人眼光,期待得到讚美,配合著主流價值,將老態的白髮染黑。但既已下定決心不再染髮,對於白髮引起的困擾,為何不能釋懷呢?幸福不是別人的饋贈,而是心的淡然!一個轉念,我決定拿掉世俗的框框,做自己,愛著真實的自我。

現在,面對白髮引起的風波,當下或許會不開心、不舒服,但幾分鐘後就能淡忘。我隨時提醒自己,不要在一件事上糾纏太久,久了會痛、會累,這是跟自己過不去,要學會抽身離開,才能快活每一天。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生活進行式

逛書店

延伸閱讀

宋伊薇/棋局之外

羅娃娃/海裡的鏡子

祝實樓/送雞蛋給梁山伯

情書簡訊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