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次代一/消蟑滅鼠的眉眉角角

消蟑滅鼠的眉眉角角。圖/王嗚咪
消蟑滅鼠的眉眉角角。圖/王嗚咪

在下從事病媒防治業,這項工作是體力活,如同電視上報導防治登革熱的影片,我和同仁必須身穿防護衣、戴口罩,背著噴霧器噴灑蟲藥。噴霧器連同藥水,頗有分量,汗流浹背是一天到晚,腰痠背痛乃是日常三餐。多年來經過市場機制和公司調整,消蟑和滅鼠的服務項目成為主流,客戶群涵蓋廚房與食堂所屬的餐廳、酒店、大型工廠和學校。去年開始,增加了保家衛國的軍事營區,可見食安的重要。

「人去樓空」就是出動的好時機

眾所周知,蟑螂是地表上最頑強的昆蟲,無所不在之外,還會繼續演化,適應人類的居住環境與抗藥性。有人瞧見會驚聲尖叫,有人發現會抄起藍白拖,神經緊張。說來有趣,普羅大眾超愛的火鍋店,食材與湯汁容易灑落的瓦斯爐下方,便是蟑螂的溫床。每當消費者圍爐大快朵頤,蟑螂便聚集桌面下方細嚼慢嚥。十多年前我跟著老東家第一次掀開火鍋桌面,密密麻麻的蟑螂往四方逃竄,宛如一大群喪屍往外擴散,比天下第一的麻辣火鍋還要令人頭皮發麻。不過讀者別驚慌,經過各縣市主管當局及店家多年來的共同努力,情況已經大幅改善,否則老饕早就被嚇跑,我這一行將面臨三餐不繼。

與其他行業相較,最大的不同是夜間與周末都要出勤,畢竟餐館開張到午夜,例假日人滿為患,而製造業和學校周日才休息,所以這個行業必須配合「人去樓空」的時段。即便大年三十,還得要等到收工返家,才能圍爐吃年夜飯。老婆就曾經質問:「三百六十行,為何要幹這一行?」我回答:「吃飯皇帝大。」並獻出每個月營收,這才勉強說服她。大疫三年,全台旅遊業和製造業因確診人數上升而飽受影響,我必須慚愧地在此坦誠,反而接獲不少清消訂單,算是禍福相倚的額外之財。

母親擔憂因果,早晚替我誦經祈福

至於滅鼠,那可不得了,絕對是世紀大挑戰。除了應付餐館裡裡外外,畜牧業和屠宰業才是重中之重。不僅受害面積更廣,飼料遭到老鼠大量偷吃、叼竊之外,肉品一旦被啃食,業者擔憂病毒傳染,不得不忍痛全數銷毀,損失慘重。我曾經檢視一家大型養豬場,研判千隻以上鼠輩占地為王,打家劫舍。那位老闆找過好幾家同業處理,仍然一籌莫展,坐困愁城。除了在老鼠行經路線上廣設黏鼠板,我還使用自行研製的特殊香麻油,混合市售的滅鼠藥,吸引嗅覺敏銳的耗子上鉤。為了避免人員和其他飛禽走獸誤食而中毒,我刻意將誘餌投放於只有老鼠能穿梭之處所,譬如鐵皮屋的縫隙和角鋼內。老鼠飛天鑽地,無孔不入,自然能聞香踏馬,自投羅網。此外,我也會提醒客戶警告看板不能少(所幸鼠輩演化至今,尚未能識別中文字,大快朵頤「最後一餐」)。

我所逮著最大的老鼠,體型約成年的貓兒一般大小,恰如晚唐詩人曹鄴〈官倉鼠〉:「官倉老鼠大如斗,見人開倉亦不走。」連客戶都嘖嘖稱奇。目前俄烏戰爭報導,發現有一隻被炸死的老鼠和AK47步槍一般大,足見「世界大同」。

這項「拿人錢財,與人消災」的工作其實有壓力,家母尤其抗拒。她長年吃齋念佛、忌殺生,老是擔憂「因果報應」,為此早晚誦經祈福。我寬慰她,不僅一般商店販售滅鼠藥,連里長也公發。基本上老鼠經常帶有病毒,萬一潛入私宅或公共廚房,竊咬食物並排泄尿液與糞便,間接感染民眾,那才是「代誌大條」。這幾年母親瞧見縣市社區或公益團體頒給我「為民服務」的獎狀後,終於了解我算是「替天行道」,不再提及此事。

我每日接到消蟑和滅鼠的需求來電,「為民除害」的精神便為之一振,恨不得立刻飛到現場,一睹小強和鼠輩橫行的模樣。汗水換來的成就感,以及客戶的稱讚,自然是堅強的後盾,讓我樂此不疲。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職場生存之道

逛書店

延伸閱讀

張炎銘/抽絲剝繭水偵探

逗好/寒暑假計畫

李政霖/流水大道

金玉涼言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