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筱茵/事後落淚相親記

事後落淚相親記。圖/翁靖雅
事後落淚相親記。圖/翁靖雅

現場所有人竟都是第一次見到男主角

某天收到一則訊息,陌生帳號傳來一個熊大轉頭「・・・」的貼圖,無言的意思。沒頭沒尾的,滿頭問號的我,除了加倍無言以外,更覺得對方無禮。點開該帳號的照片查看,咦——是一年多前的相親對象。

爸爸嘴上雖不太提,但估計心上總惦念著女兒的感情狀況。因為明白長輩的擔憂,所以他們若有安排相親,我通常都會慷慨就義⋯⋯嗯,不對,是赴約,加減盡一點孝道,讓他們少一點擔心,或說死了這條心。好在我爸媽鮮少主動出擊,多是被動接受,但凡友人親戚來探他們口風,他們一顆心就會撲通撲通地狂跳,不久我就會接到一通聽起來像意願調查,實際上是通知我去「認識新朋友」的電話。

其實我一開始並不排斥認識新朋友,但不得不說,長輩們對於給年輕人牽線這件事,講好聽點是隨興,講難聽點也挺半調子。多半都只確定兩件事:第一,被介紹人有工作有收入不會餓死;第二,男未婚女未嫁,就算有交往對象但沒結婚就都不算。確定以上兩點,只要雙方父母有強烈意願,男女主角沒有強烈拒絕,那就很有可能會安排面試。有車有房是加分條件,職業、個性、興趣、外型完全不重要,只要知道幾歲、有穩定的經濟條件,萬事已足矣。我甚至遇過好幾位介紹人一直強調男方父母人很好,彷彿我是要認乾爹乾媽那樣。

這次的局就是非常典型的案例。聯絡我的是我爸媽的北部友人A姨,男主角則是A姨朋友B姨的南部鄰居的大兒子,四十四歲(比當年的我大九歲)、有房、機車代步、在某水泥大廠工作十幾年、體型微胖。

當天的流程是先去B姨家喝茶,雙方相見歡之後再去午餐。帶著一顆不期不待、不受傷害的心抵達B姨家,門口有個肚腹渾圓、皮卡丘黃色大學帽T、三分寸頭夾雜灰白髮的男人站在那,我心想——不是吧。但,天不從人願,就是。

B姨跟男方看起來很生疏,此時我才知道,現場所有人都是第一次見到男主角。因為B姨認識的,正是他人很好的爸媽,只聽過他們有個在北部工作的兒子,長得是圓是扁不曉得,因為男方爸媽曾經託B姨幫忙介紹對象,B姨某天跟A姨聊起,就促成了今天這個錯綜複雜但有緣千里來相會的局面。

才開局沒多久,有人就說今天真是太高興了必須拍張照留念。我內心冷笑,這絕對、肯定、百分之兩千萬是無法親臨現場的我爸交辦的。

A、B姨兩對加起來年紀超過兩百六十歲的夫婦,聊了什麼不記得了,但我很感謝B姨一直滔滔不絕大聊她的人生經歷,我只要偶有回應,顯示人跟魂魄還在場即可,其他時候就是微笑放空、適時點頭,頻繁喝茶換取上洗手間的空間時間就好。

男方則非常投入,他除了聽長輩開講,還時不時轉頭微笑看我,比方說B姨做球給他,讚他「工作穩定又有房子,現在只缺個女主人了」這種時候。為了避免眼神接觸會做出不恰當回應,我盡可能面帶微笑,但眼神空洞地望向虛無。

解離性人格難道是這樣發展出來的?

聊了一個多小時,總算捱到午餐時間,我們動身前往火鍋店。原本還勉力保持微笑的我,聽到得跟男方兩人共用一鍋時,我感覺自己整個人一度石化。但還好湯勺夾子一人一份不需混用,而且吃到最後甚至覺得火鍋這個提案很讚,因為得自己煮,整頓飯吃下來其實很忙。

平常跟朋友吃鍋時,我會豪邁不囉唆把一整盤食材倒進鍋裡,那天因為太尷尬,我異常慎重地用學者研究精神,一種一種、一個一個食材慢慢下鍋。期間雖偶有幾句閒聊,可雙方工作生活休閒興趣一切零重疊,聊得很是勉強,比如我問他,「在同個公司待十幾年那麼久,會倦怠嗎?」他答,「十幾年沒有很久。」嗯嗯,看來打算直接做到退休吧。我提到我的工作是圖書採購,他莫名用帶點輕蔑的口氣回了類似「現在還有人在看書嗎」。全程大概就是一方丟球,一方直接讓球落地的尷尬局面。

難熬的午餐之後,聽到又要回B姨家喝茶。我內心雖崩潰哭喊有完沒完,我的肉身還是順從地去了。B姨真的很能聊,甚至講到她在某某醫院生產的事,都三四十年前的事了,她還講得歷歷在目、彷彿上個月剛發生,講得太盡情還一度轉頭對男方說,「如果你們之後生小孩,千萬不要去某某醫院。」此時我的側臉再度接收到男方轉頭對著我慈祥微笑的灼熱目光。

為什麼說慈祥呢?因為男方身型相貌皆福態,看似彌勒佛,一般人應該很難想像跟彌勒佛生小孩吧。那個飯局距今約莫四五年,我對他的印象就是脖子後方有好幾層梯田般的後頸肉,對比我是熱愛運動注重健康的人,自覺和他的人生就是平行線啊。

儘管一直靈魂出竅,我仍有努力回應,只是思緒常常飄向遠方,想起好友就住附近,真的很想離席去找朋友,甚至在那個當下頓悟解離性人格應該就是這樣發展出來的,當主人格無法面對眼前局面時,便會創造出別的人格代為承受。後來去洗手間,我不自覺對著鏡中的自己說「好想回家啊」,算是無助到極點。

前後歷時三個多小時,在B姨要我們交換通訊軟體,親眼確認已經建立溝通管道之後總算結束。我用最快的速度噴射離開現場,不忘打電話跟爸爸報備任務完成,還好他早已收到照片,並覺得對方年紀太大可能不合適,這才真的鬆了口氣。

但後來我的心情異常鬱悶,忍不住思考起人生為何走到這般田地?如果一直沒結婚,是否就得一直重演這個戲碼?我喜歡什麼、不喜歡什麼都沒人在乎,人生價值好像建立在找到一個願意娶我的人。走在熱鬧繁華的街頭,世上的一切快樂皆與我無關,我的心非常難受,似乎人生至今的一切都被否定湮沒。

隔天跟朋友去動物園散心時,突然接到爸爸來電。他說A姨B姨當天南下還到我家串門子,B姨特別提到她有個親戚能通靈,甚至預見我若跟那個男生結婚,人生就此吃穿無虞,生活幸福美滿。男方後來還跟B姨說他會為了我減肥,也會傳訊息給我。

聽到這裡,我本來已經難受的心情就又更悶了。我爸前一天還跟我在同一陣線的,但可能是聽到我有幸福美滿的可能,覺得還是得轉達讓我知道。當時心底只有排斥反感,只能在電話裡說我沒興趣、我沒感覺、我沒辦法,前天那種無助徬徨懷疑人生的情緒統統湧上來哽在喉頭,幾乎要淚灑動物園。

幸好我算樂觀的人,傷心一天之後,隔天就把此事變成人間觀察與友人們分享,還給他們看吃火鍋的照片。有人震驚我竟然這麼聽話去相親,有人看了照片說長輩們異想天開,這麼笑笑鬧鬧也就過去了。

隔了一年突然收到對方傳來的無言貼圖,我沒多想就平靜地封鎖刪除了。一個人儘管偶爾閒得發慌,但我的幸福美滿不在他人,我會自己做主。

延伸閱讀:

吳韋璉/再也不當月老了

騷夏/相親鬥鬧熱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愛情心靈國

逛書店

延伸閱讀

陳嘉新/背後排隊的靈魂

林比比鳥/尾牙之熱舞國標

一句好話

熊熊/這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神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