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昆芳/添燈、添丁

在我們尚未舉家從香港遷來台灣之前,父親先在台北寄居幼時同鄉張家半年。

張家有位五歲的小男孩,夫婦倆一直想給兒子添個弟妹,但久久未能如願,父親想起家鄉廣東梅縣有個習俗:若希望別家人丁興旺,便送一盞燈,因客家話「燈」與「丁」同音(如送考生包粽)。雖無科學根據,父親還是精挑細選了一盞漂亮的燈送給張家,以表達他誠摯的祝福。奇蹟似地,張家往後五年陸續生了四個孩子,父親常津津樂道。

年輕時我北漂就學,住在教會辦的大專學生宿舍,男女舍共約五十人,同是離鄉背井,自然相處和樂,猶如一個大家庭。我畢業即南返教書,沒想到十年後,因外子調職,我又回到了台北,無意中聯絡上男舍的林舍友,他和同行的夫人合開了牙科診所,林夫人多負責兒童病患,所以我常帶孩子前往就診。

我想孩子們對林夫人最尊敬的稱呼應該是「林媽媽」,年輕的林夫人似乎不太適應,她說小病人大多稱呼她「黃醫師」或「黃阿姨」。過了段時日,她看到我的孩子,高興地大叫:「那世界上唯一叫我林媽媽的人來了!」她再轉頭對我說:「妳知道嗎?每次妳的孩子叫我聲『林媽媽』,我都心頭一震,我常常星期天到公園去看別人的孩子。」我想起父親的「傑作」,於是如法炮製,送了盞燈給他們,可真是天從人願,下個月林夫人就懷了孩子,不久即生下一位可愛的小壯丁。

再過了十一年,林小弟參加台北市小學生跳級入國中的考試,那年共有六人通過,五人都選擇我任教的學校,林小弟是其中之一。結果,我居然教到了林小弟!他謙遜有禮、廣得人緣,教師節他在卡片上寫的是:「別人是先有媽媽再有老師,我是先有老師才有媽媽,所以特別感謝老師。」林小弟上大學也是選讀牙科,畢業後繼承衣缽,在父母的診所服務。

若干年後,我的孫子們矯正牙齒,他們來家裡很興奮地對我說:「外婆,這回替我看牙齒的不是林爺爺也不是林婆婆,是林舅舅耶!」因為添燈而促成奇妙溫馨的三代之誼,真是何等美好!

●後記:因為林家之事,我也送了燈給好同事的兒子,結果她四十歲的兒媳三年內亦連生了兩位壯丁。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記憶藏寶圖

逛書店

延伸閱讀

林昂/龜山島印象

李奕萱/你家水龍頭有溫泉水嗎?

情書簡訊

簡麗賢/割稻仔飯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