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一忠/送貨司機甘苦談

送貨司機甘苦談。圖/圖倪
送貨司機甘苦談。圖/圖倪

店家的刁難

軍旅退伍後,曾擔任送貨司機,搬運印刷品、收款兼推銷,不用打卡,採責任制,送完貨才能休息,不補貼餐點費,找空檔吃飯,遇交通打結、車輛故障、臨時叫貨,八九點用晚餐習以為常。「馬達一響,黃金萬兩」的時代已經過去,薪資和勞力不成正比,一般人難以感同身受。

台灣地狹人稠,停車十分不便,碰到上下班尖峰、出貨「大月」及連續假期,免不了碰到塞車,窩在狹小的空間裡,沒人相陪談天、訴苦話天寶,面對耗油、憋尿、肚子餓,焦急、無奈、肝火大,不小心超速、並排、臨停違規,被開「紅單」還得自付,不免煩躁不安。

印刷廠印製喜餅禮盒,空紙盒二十個綁成一疊,體積龐大占空間,下貨必須兩手撐開,左右手各拿一大落,深怕碰撞只能橫著走,就像撐開的螃蟹夾,緩慢移動雙腳,卸完後請店家清點數量,就完成了交貨。

某次送到一家餅鋪,店家訂了七八百個禮盒,卸完貨清點無誤,店家叫我搬到店後;這已超出工作範圍,但基於廣結善緣,勉強答應。那是由鐵皮搭建的倉庫,位於後方二樓隔間,樓梯狹窄難以回轉,只能側身閃過,雙手高舉避開欄杆,將餅盒堆放整齊。從大路旁搬到後巷,費了一個多小時,氣喘吁吁。

店家食髓知味,以後比照辦理,我被當成免費勞力,影響行程被其他客戶抱怨。是可忍,孰不可忍,多次後我當場生氣,表明以後不送她家了。

店家向老闆投訴,說我態度不佳,我將原由告知,老闆明白我的苦衷,可為了生意只能忍受,於是親自出馬。見老闆忍辱負重,我看不過去,只得再次上陣,店家見狀甚感驚訝,卻不敢叫我搬到倉庫,想來是吃軟不吃硬。

另有一次,早上到一家食品行請款,老闆娘不高興地說:「剛開店就來收錢,這樣很不吉利,你下午再來。」午後送貨到附近順道過去,老闆娘再度擺出臭臉,回我一句:「生意正忙沒時間,傍晚再來。」等傍晚送完貨特意前往,老闆娘又說明天再來,我很不高興地揶揄她:「不過區區八百元,讓我跑了三次。我只是個,體諒『賺呷人』的甘苦吧,何必如此刁難?」她這才心不甘情不願地付錢。

為家計奔波

當然,我也曾遇到好店家,夏日炎炎全身大汗,頭家見我辛苦,泡茶請我消暑,為了感謝他的招待,某次舉行全國食品展,我因自學過繪製,就幫他設計紙盒包裝參賽,未料幸運得獎,從此他就沿用這個款式,兩人也成為好友。

運送禮盒時,常遇到商家製作漢式喜餅,那是傳統的滷肉豆沙蛋黃古早味,剛聞到油蔥醬油炒肉角,香氣四溢美味誘人,久了卻會反胃,好長一段時間不敢吃喜餅。

我還載送廟會用的連珠炮,有不同尺寸和孔洞,以瓦楞厚紙板製作,紙管內裝填黑火藥。火藥是危險的易燃物,為了確保人員安全,代工廠和裝填處分隔兩地,代工廠多設在偏鄉廢棄的豬舍,先初步完成膠合,再運往工廠填藥組裝。連珠炮當時是管制品,載運時深怕臨檢,只得繞路以免被查獲。離職後從新聞得知,煙火工廠爆炸造成死傷,慶幸安然度過。

爾後送生鮮蔬果和冷凍食品,鎮日為家計奔波忙碌,長達十幾小時,身處個人包廂中。久坐在窄仄駕駛座,忽心生一念,既無法改變現狀,與其牢騷滿腹,不如正向思考。這一方私人天地,隔絕外界,聆聽音樂,隨著旋律放聲高歌,藉此放鬆繃緊的身軀,不也是很好的獨享時光嗎?

夜幕低垂,找間路邊攤果腹,巧遇昔日袍澤學弟,見我一臉倦容,問:「學長你在開車嗎?怎麼現在才吃晚餐?」他剛從部隊退伍,無法體會其中心酸,看到我的勞累相,想必不敢從事這一行吧!

望著路燈明滅閃爍,奔馳於暗沉的歸途,思家情切,歸心似箭。拖著疲憊的身軀,梳洗後睡個好覺,儲備明天的力氣,就像轉動的齒輪,依著既定模式前進。

數年後自營書局,結束這段「運匠」生涯,那些披星戴月的日子,留存在腦海深處。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職場生存之道 送貨員

逛書店

延伸閱讀

歡迎光臨漫畫屋之二

檻中人/穿過三色法袍的黃牛

小莊/一抹深情

情書簡訊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