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惠昭/有時候花有時候鳥:萬島之國的碎片,SUMBA松巴島(上)

松巴八色鶇,松巴島明星一號。今日登場/蘇惠昭
松巴八色鶇,松巴島明星一號。今日登場/蘇惠昭

日後若有人問起松巴島,我的答案是,無水無電,又高又遠的鳥,跳舞的樹,皇冠花,以及烤魚。

為何會到松巴島?最直接的理由,當然是這裡有一隻Pitta,松巴特有的優雅八色鶇,其下半身大致複製貼上每年夏天到台灣繁殖的仙八色鶇,唯胸腹色偏黃。Pitta家族是看鳥人公認的寶藏鳥,無論看到哪一隻都可以高潮一整年。四十多種Pitta,有些亞種還將陸續獨立成新種,個個都值得全力追求,而我們九月初剛好有一個七天的小空檔,和當地鳥導敲好時間後,就決定衝了。

只要一隻Pitta就飽了,更何況島上還有松巴皺盔犀鳥、桂紅紋翡翠、松巴鷹鴞等等特有種。

必須說,我對松巴島是有一抹印象的。

書架上有一本2015年聯經出版的《印尼Etc.:眾神遺落的珍珠》,當時開始看鳥沒幾年,從未想過去印尼,但心裡已慢慢長出一個把巴布亞的天堂鳥當作「畢業旅行」的夢想,巴布亞屬印尼,於是我想理解一點印尼,便買了書翻閱。相信我,看鳥或看花當真會把人拋擲到各種奇境異地,搞到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誰了。

作者伊莉莎白‧皮莎妮來去印尼二十年,又用了一年多的時間周遊列島,會講印尼語,「松巴島」三個字就出現在她的書的前言,那是一個無人聽聞過名字的邊緣小島,約台灣的三分之一大。一來到此,皮莎妮立刻被一個小夥子邀去家裡看他的奶奶,她想一定有故事可聽,結果來迎接的是一個大袋子,奶奶就在裡面,前一天去世,現在開放讓人送行,大家再坐下來喝個茶,這就是我來自於閱讀的,松巴島初體驗。

一萬多個島,三百多個族群,七百多種語言,這是印尼,「計畫永遠趕不上變化--船班不是遲到三天,就是根本沒開,航班會在半空中臨時更改目的地。」我讀著著讀著哈哈大笑起來,渾然不知幾年後的某一天我會降落這個石灰岩小島,好在運氣不太壞,從峇里島飛往松巴島的飛機並沒有更改目的地,只延誤了十五個小時,乘客被載往旅館過夜,半夜三點半去機場候機。

巨嘴鸚鵡(樹洞裡)和金盞吸蜜鸚鵡,數量不少,但高來高去,這照片是裁之又裁的結果。今日登場/蘇惠昭

松巴島怎麼去?

簡單講,飛到峇里島後轉國內航班,再飛一小時半,就到了。行前我google,跳出「絕美爆棚完勝峇里島」,以及絕美度假村,好幾年過去了,松巴島必然比書上描繪的進步多多,老實說我根本就是抱著度假心態而來,腦中的畫面,是坐在花園餐廳喝椰子汁,然後鳥兒們不請自來,落在我們面前十公尺鳴唱,每一隻都是lifer(生涯新種),首見首拍。

快樂多巴胺大量分泌。快樂到完全忘掉皮莎妮有說過,這個她寫作時人口兩億五千萬的國家,有八千萬人無電可用。

鳥導確實有交代我們要自備睡袋,有兩晚要借住民宅,但這完全沒有粉碎我的度假夢,兩晚啊,不過兩晚,我就是來度假的。

●〈有時候花有時候鳥:萬島之國的碎片,SUMBA松巴島(下)〉於11月13日刊出。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青春名人堂

逛書店

延伸閱讀

張炎銘/申誡

王秀蘭/紅樓歲月

默涵/外燴辦桌

情書簡訊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