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素美/卜卦的「幫」我們分手了

日前,讀了Gin所寫的〈算命的讓我成為談判高手〉,幽幽想起,當年我芳華正盛時,卜卦的也「幫」我推拒了一段感情。

畢業後在桃園教書,鄉下地方,除了綠油油的稻田、德高望重的同事們,日復一日,乏得很。好不容易來了個年輕亮麗的代課老師,我倆一拍即合。她邀我假日到她家坐坐,我想她是校長千金(別校),豪宅必定可觀,便一口答應,順便蹭頓飯。她騎歐兜邁載我到楊梅家,透天厝,果真豪華。在她閨房裡,抱著絨毛大玩偶,聊著女孩的夢。直到她媽喊著:「吃飯囉!」

下樓來,除了打過照面的媽媽、妹妹,多了個人。同事拉我坐下,笑盈盈介紹:「這是我堂哥,住台北,今天剛好來玩。」我微笑點頭。飽餐一頓後,我們一起閒聊,他戴副眼鏡,長相斯文,鼻子挺,在父親好友的公司幫忙,就這樣。同事騎車,把我原路送返。

兩周後,同事問我,可不可以給他堂哥聯絡電話?原來,我暗暗被相親了。哇咧,那天因為要坐歐兜邁,長褲T恤,沒施半點脂粉,一路風吹髮亂,應該像校長家的幫傭吧?他是以為我耐操耐磨,會是賢妻良母?

暑假後,我請調回基隆。他打了幾次電話,我終於赴約。

約在下班尖峰時刻,基隆的雨,如常嘩嘩下著,我準時赴約。十分鐘、半小時過了,不見人影,我已經快炸了,焦躁之餘,本想一走了之,又不甘願,堅持等到他來,給我個交代。

一個多小時後他來了,渾身濕透,是汗是雨?氣喘吁吁,連連向我致歉:「台北沒雨,沒坐過客運,不曉得雨天這麼塞!」本想使個性子,哼一聲,你來了就好,本姑娘走了!但看他十分狼狽、萬分誠懇,心軟了,找間咖啡店,聊很久,加分不少。

他對我呵護有加。假日從台北帶著自己做的豐盛便當和水果,到校陪我值班。郊外踏青,我愛漂亮,總是裙裝、淑女鞋,他看著吃力,一次出遊,拿出預買的休閒鞋,要我換上,頓時步履輕盈,戀愛路上也一併風和又日麗。

後來,他要到美國念書,萬般不捨,還寫了封落落長的信給我最好的朋友,託她多陪陪我、照顧我(幫他盯著?)。從此山高水遠,魚雁往返又慢,那時沒LINE沒視訊,又有人想參一咖,我動搖了。

有陣子,學校某些老師諸事不順,聽人介紹,媽祖廟旁有位卜卦奇人,靈得很,她們就相約一塊去,我沒事也跟著前往。看她們頻頻點頭,好像真的靈,同事要我試試,可日子順風順水的,哪裡有啥大事?不如就問這段情吧!卜卦先生用龜殼幾番「摳嘍摳嘍」後撒出銅錢,列出卦象,說了一堆我悟不出的大話,唯一擷取的是:這個男士,以後出門在外,不會告知妳行蹤,捉摸不定。同事們七嘴八舌:這可嚴重,嫁了個人,不知他在外頭「變啥魍」,會欲哭無淚的。

其實,我沒那麼信,但戀情縹緲,又有一些外來因素,淡了就淡了,回不去了。他趁暑假回台力挽,我愧然,他煎熬,跟他提了卜卦仙說的,他聽得很無奈,氣得想砸攤,我也自覺這個說詞太無理無力,但,就是無緣了。心碎的他,帶著我的祝福,含淚回美。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繽紛迴力球

逛書店

延伸閱讀

綦孟柔/全面禁用陷阱是對的嗎?

曾詩琴/拿督公的化身

金玉涼言

赫連擁/藝盜婆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