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色啤酒海/深夜的啤酒屋

深夜的啤酒屋。圖/TANK
深夜的啤酒屋。圖/TANK

花園屋蔚為風潮

兒子統測結束開始打工,說要多賺點上大學的生活費,這小子拍胸脯掛保證,除了學費,絕不再當伸手牌,要自食其力,減輕父母經濟壓力,這話說得太深入娘心了。

他應徵的燒烤店生意極佳,工作量極大,老闆薪水也開得極高,沒有誘之以利,很難留人,一起應徵的四位同學,只剩他一人堅守崗位。問他怎麼待得住?他回,離職還要重新再找工作浪費時間,好好適應這裡就好,打工當然要選錢多的,輕鬆沒壓力的一定錢少。

兒子觀念滿正確的,肯定當不了啃老族,見他深夜兩點才下班,腦中不禁閃過一個青春正盛的女孩身影,跟他一樣想分擔家計……

當年我因貪看漫畫與小說,大學聯考失利,只吊上一間私立女子三專。這對下有四名子女,六十歲還在鐵工廠打鐵的爸爸來說,學費加上住宿費、生活費是頗為沉重的負擔。

暑假一放,趕忙坐上「野雞車」回家,因為高中同學替我找到工讀機會,那時,花園啤酒屋蔚為風潮。炎熱的夏天,透心涼的啤酒最消暑,「呼乾啦!」舉杯入喉,500cc的生啤酒瞬間見底,眾人高唱「杯底不可飼金魚」。

啤酒屋走夏威夷風,門口的帶位領台身穿比基尼、草裙,脖子與手腕垂掛花環,皮膚曬得黝黑健美,看來極其動人。啤酒屋分成五大主題區再加上包廂區,廚房人員、吧台、櫃台與外場服務生共四十多人,營業時間從下午四點到凌晨四點,我被分配到包廂區,負責兩間包廂。

台中開的店真的比大間,同學是在海島區,送菜、端啤酒、收桌、清潔走到腳抽筋,我只要在包廂內服務就好,相對輕鬆許多。十點以前來的客人多是上班族與家庭客,夜深了,就不同了。

小費比一天薪水還高

手持黑金鋼手機的大哥,身後跟了一排小弟,直接要了兩間包廂,他們是來喬事的,「妹仔,在門口不要進來,有需要再叫妳,小費拿去。」十張百元大鈔,比我一天薪水還高。

來台中作秀的歌星深夜吃消夜,當然要包廂,甄妮、羅璧玲、于楓、檢場、小亮哥、余天、羅時豐、張帝、陳美鳳,那些電視上的明星竟然出現眼前,喝酒、聊天、吃菜跟尋常人一模一樣。「妹仔,小費給妳。」又超出一天工資。

是爺爺帶孫女還是爸爸帶女兒,我老是搞不清楚,十九歲的我是一張白紙,領台小芳湊過來說:「阿笨,是帶出場的小姐啦!」小姐去化妝室,那個衣冠楚楚的男士對我說:「妳哪天休假?我請妳看電影。」「我要賺學費,不能休假。」小芳告訴我,這些人都是禽獸。禽獸埋單完,給了五百當小費。

沙灘區有人鬧事,老公帶小三來慶祝生日,老婆帶著一雙兒女來抓姦,兩個女人抓頭髮、扯衣服互毆,那個始作俑者涼涼地在旁邊喝啤酒,小孩驚恐的雙眼被這個夜晚催熟了。

深夜的啤酒屋,杯觥交錯,暢飲著人生百態。

身旁的老爺動了動,「這麼晚了,怎麼還不睡?」「等兒子。」我拿起床頭櫃上的保溫瓶喝了口水。「男生不用等門,女兒才需要。」他張口打了一個好大的呵欠。

「你還記得我們在啤酒屋打工的趣事嗎?」「當然記得,為了追妳,知道妳喜歡吃鳳梨蝦球,我想盡辦法跟廚房師父打好關係,請他做蝦球給妳吃。」一講起從前,他的睡意全無。

那年的暑假,蝦球吃到怕,啤酒喝到掛,良人跟到家。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記憶藏寶圖 啤酒

逛書店

延伸閱讀

Noliko/餐會上飛舞的烏鴉

丁名慶/線

梁純绣/寫作的養分

古家榕/星塵往事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