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靜娟/無號名的金瓜

蹛(註1)隔壁巷的小妹三不五時會提菜和果子來予我。一方面是因為伊體貼姊妹的天性,一方面是因為妹婿愛買,大出手閣攏買固定彼幾項;所以小妹來拜託阮「鬥消」。毋是kan-na鬥食,是鬥消滅。我講恁新買的冰箱遐大台,囥(註2)咧慢慢仔食啦。伊講冰箱大台,愈放心買,一頓一頓攏彼幾項菜,敢會好食?煮的人看著就厭。

頂個月,伊提來的菜有一粒金瓜,講:「予你看媠。」隨共伊囥佇我十二屜骨董櫥頂頭。

我笑出來,栗子金瓜這陣足普遍,若細細粒,較稀罕的金柑仔色,猶淡薄仔有欣賞的價值;啊這粒有較大,色水也普通;烏青烏青,摻一寡柑仔色,有啥好看?

我初初學畫圖的時,捌買著細粒、真正金黃色的金瓜,彼款形體好畫,一稜一稜會當畫出光影的變化;若用粉彩來畫,閣較有成就感。

金瓜毋但好食,閣會當囥真久,袂歹去;學畫圖彼陣,我會共伊和兩三項果子囥佇一個青色的粗瓷仔盤,當作藝術品欣賞;有閒就共伊畫起來,過一站,才煮來食;免驚伊柯去抑是氣味較差。做囡仔的時,阮媽媽共金瓜連皮連子用薑炒過,才hip(註3)予軟。我也慣勢按呢料理。後來「進化」,才削皮切薄薄仔炒鹹鴨卵,抑是摻金針菇、cheese煮。

後來,無畫圖,買轉來的金瓜就凊彩囥佇塗跤一個淺籃仔內底,無菜的時才想著去煮來食。小妹提來彼粒栗子金瓜「坐」佇骨董櫥面頂,閣講予我看媠,身分煞無仝款;我無去振動伊,欲食金瓜就另外買較好削皮的匏仔形的。一遍一遍經過骨董櫥,真自然就共彼粒金瓜看一下。

看甲有感情,我講笑,「我毋敢共伊號名。」

韓國連續劇《我的出走日記》內底,女主角講欲飼來食的精牲,伊袂去共號名。神祕、逐家kan-na知影伊叫作「具先生」的男主角隨笑笑仔講:「你緊共我號名!」

共號名,伊的身分就無仝啊。

註:

1. 蹛(tuà):住

2. 囥(khǹg):放

3. hip:悶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台語極短篇

逛書店

延伸閱讀

駱以軍/林清卿〈赤壁懷古〉

聯副/夏夜朗讀

聯副/2024臺北詩歌節「詩如何讀我」徵文辦法

薛好薰/路過一頁關著的故事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