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睿欣/跳舞,或不跳舞

時至冬日,蜂還不懂得休息。

「天暖花好不做工,將來哪裡好過冬」早過時了,蜂也在第一批穿上禦寒襖上工的蜜蜂裡,他們驕傲得翅膀抖擻,他們是創舉的見證人。

蜂也開心,有生命的露水充飽六肢,使他亟欲舞動,「我們該發明一支紀念的舞。」蜜蜂可是舞蹈的昆蟲!

「或許吧,」蜂的同期忙碌加工著自己的禦寒襖,那樣能減少一些風阻,「你真有活力。」

蜂思索片刻,體內消泡像後縮的海潮。他也學著開始加工禦寒襖,減少一些風阻還是更保險,紀念的舞,回來再發明也不遲。

於是勇猛的冬蜂隊日日出勤,這時節蜜本就罕見,他們總要飛得比春夏遠,這是他們的使命。

「好累啊。」北風太強,蜂的小隊躲進樹洞裡避難,他尾部的針僵了,禦寒襖仍有極限。

「我們是為了巢的幸福,」隊員數落他,「怎麼能說累!」

蜂無話可說。他挺開僵翅,暗自決定獲得幸福那刻要盡情跳舞。蜂等啊等,終於等到枯樹又冒芽,冬蜂隊確保了全巢衣食無虞,隊員們披著禦寒襖巡迴蜂巢,凱旋歸來的模樣。

「我們來作紀念的舞曲吧,這也是創舉!」蜂已經想見新舞曲流傳千代的模樣了。但他發現脫去禦寒襖的隊員紛紛散入新隊伍──或說舊隊伍。那些他們春夏所屬的隊伍。

「春天該幹活了!」隊長向蜂吆喝。

好想跳舞。蜂上工了,對著聽不懂的花喃喃道。但我捨不得禦寒襖,那可是凱旋的禦寒襖。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小品文

逛書店

延伸閱讀

林宇軒/文學魔法大教室

聯副/2024第1屆台積電旭日書獎徵獎簡章

探照燈

探照燈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