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煌/竹

竹。(圖/陳煌)
竹。(圖/陳煌)

有人送我一株竹。

一株,細細,長長,柔柔的一株竹。

像疾風一點,就會連根拔起一樣的一株,細細,長長,柔柔的一株竹。

「是爬山時找到的。」

它,來自山野,可能是在山裡的一叢竹林邊的草叢,到了主人手裡時有一株也是細細,長長,柔柔枝葉的燈籠花,和數株凌亂的鬚根纏在一起,看起來枝葉也很參差,相互纏結,很有野性的幼竹,少了原先土層的保護,鬚根裸露欲乾,枝葉皆弱不禁風的模樣。

我從窗台找來一只玻璃盤,舊盤舊物,原先做什麼用途,或來自哪器物,已無法辨認追憶,不過,覆上土,澆點水,無損於將竹種在上面的浪漫。

好似清風就來了,在窗台一角徘徊不去。

尚未伸展的捲折一二竹葉,獨自被柔柔長長細細的枝幹撐起來,然後高高彎彎地彎成一句清雅小詩,風中不斷輕輕晃身,吟哦。

與窗台上的其他數盆一般盆栽比較起來,這清雅小詩句其實也帶有一點點山荒野性的意象,更具多方來風的誦詠舞台,而我切心地寄盼它接下來能適應淺碟水土的城市生活。

其實,也開始私下擔心了,山野成性的竹,未經馴化,日後這淺碟薄盤又豈能容納它的狂野?

「種竹,用這麼淺的碟盤,能活嗎?」說話的是我老婆。

秋日的清風輕輕在窗台吟哦,徘徊,我將竹暫時移至室內窗台邊的櫃子上,那裡有白色透光紗窗窗簾,日光正好。

沒種過竹,但很喜歡。

歲月,也多了一些簡單的詩情畫意。

(本欄歡迎投稿,文長以300字為度,附照片一幀,稿寄:lianfu@udngroup.com)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剪影

逛書店

延伸閱讀

幾米/空氣朋友

鍾玲/令宗尼師的慈悲行

蔣勳/慶弟——一個女射手的懷念(二)(下篇)

一靈/街窗留停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