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蕭/《行旅》,以漫興為樂

《行旅》書影。(圖/九歌提供)
《行旅》書影。(圖/九歌提供)

推薦書:向陽《行旅》(九歌出版)

向陽在今年五月出版新世紀詩選《弦上歌詩》(爾雅),集結了一九八○年以來譜成歌曲的作品合計六十首,有可能是華人詩作與曲譜結合數量最多的詩人,其中閩南語三十五首、華語二十五首,即使以語言分類,不計入專業作詞人,而以「詩先行、歌隨後」的新詩創作者而言,向陽的詩,分別在閩南語、華語兩種語言上,被音樂家以譜曲表達讚頌、帶領聽眾以耳欣賞的作品,仍然越出眾人之上,拔得頭籌。

原先「新世紀詩選」的規畫,是要以詩人在二十一世紀的詩篇精選作為集結的規模,向陽自謙新作不多,改以「歌、詩」合體的自我特色呈現,反而成為耀眼的珍珠——這是長期作為編輯人的向陽,組織能力的表現。

不過,一到夏至,向陽即在六月推出新詩集《行旅》(九歌),從二○○六年為高雄寫的〈詠阿勃勒〉開始,依年序順編,直至二○二二年為台中寫了〈太原路綠園道〉、為手持白紙的中國學生寫了〈給我一張白紙〉,岔分二路,多寫標的物清晰的台灣地貌、地景之「行旅」卷,又潛入台灣歷史近代期的史事史蹟與人物足跡而深思卻仍然茫霧籠罩的「茫霧」卷。整體而言,可以視為「地誌詩」的這本詩集,向陽書前置入二○二一年七月為日本天理大學「台灣學會研究大會」的演講稿〈為台灣歷史和土地書寫——我的後殖民創作心路〉作為「代序」,又附錄了崔舜華的專訪〈用自己語言,話自己土地〉於書後,清晰而完整地宣示自己五十年來的創作軌跡與詩作特質、「台灣追索」的意志揮灑,兼及「反動」的內在性格(「違逆」當時現代主義反格律、反韻律的十行詩,「違逆」當時國語運動的台語詩)。——這是長期置身媒體、觀察政治風向的向陽,反向檢視自己的「前言後語」(閩南語文學界稱之為「踏話頭」)。

同樣是台灣「地誌詩」的出版,王宗仁厚達250頁的集子稱之為《風土》(遠景,2023),取用為集名的是客觀的、我所採集的對象:實實在在的「風」與「土」,實實在在的「人」與「物」;向陽取用的則是主觀的、我所「行踏、踐履」,屬於「我」的「行旅」。顯然,向陽的地誌詩是要讓「藝術」與「意識」並駕齊驅,不讓二者互有消長;要讓「真理」的「理」與「真相」的「相」同堂呈奉,不讓二者互見後先。

《行旅》的〈代序〉中,向陽所心心不停、念念不住的是二十二歲發下的豪語:要以台灣被殖民的歷史為背景,寫出一部長篇敘事的《台灣史詩》。如果以傳統「經史子集」四部分類的觀念來看,史部所收錄的史書,包含載記、時令、地理、史評等十五個大類,若是,向陽的台灣作家手稿故事《寫字年代》、《寫意年代》、《寫真年代》屬於載記類散文,《四季》詩集則屬於時令類下台灣節氣的容顏刻畫,而此刻的《行旅》當然是地理類的史部作品,向陽已然走入《台灣史詩》的架構中,而未自覺?

《行旅》詩集以漫興為樂,所謂「漫興」是一種率意而不刻意,不求工而精工,可以視為向陽詩作形式特點的優異表現,如以十行成體卻不僵滯於十行之侷促,以閩南語成詩卻不為教育部「台灣閩南語常用詞辭典」所囿限,有若《易經》之陰陽兩極之相對立而又呈現詩天地之遼闊:

如一尾魚,我從眾多陌生的瞳孔辨識你

……

我從眾多無聲的臉容聽聞你,如一輪月  

——向陽〈行旅〉

你,可以是特稱的你,也可以是泛稱的、全稱的,心心念念的台灣。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書評〈新詩〉

逛書店

延伸閱讀

陳建志/喬琪喬的性焦慮

黃克全/沉默之聲 34-35

向明/異物

探照燈

猜你喜歡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商品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