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夜盡頭的微光》影評:患有隱疾的人難以相愛 用日常來理解異常

《長夜盡頭的微光》。圖/天馬行空
《長夜盡頭的微光》。圖/天馬行空

《長夜盡頭的微光》(夜明けのすべて)是三宅唱導演目前作品中我最愛的一部。透過女主角藤澤美紗(上白石萌音 飾演)的PMS(經前綜合症),男主角山添孝俊(松村北斗 飾演)的恐慌症,加上「天文觀測」器材公司的角色職場背景,用「天體運行」來呼應人生哲學的獨特對照,勾勒出現代文明社會幽微複雜的人際關係。

電影拍來舉重若輕,細膩地不著痕跡,在文藝氣息中帶有寫實內斂的味道,真的好看。片中男女主角相遇相知,但並未流俗地走向相愛,一方面電影也鋪陳各自患有隱疾的人難以相愛,另一方面也是影片刻意塑造的人與人之間並未只有、親情,還有與同事情誼。

《長夜盡頭的微光》。圖/天馬行空

《你的鳥兒會唱歌》、《惠子不能輸》三宅唱導演過去的作品,角色都有難言之隱或是性格缺憾,他在《長夜盡頭的微光》以出色的場面調度,利用光影明暗與空間變化,呈現角色內心的轉變,細膩地不著痕跡。那幕男女主角一起洗車轉移情緒的畫面,或是天文台裡唸出筆記的動人橋段,真是好看,深刻詩意。

而且片中每個角色無論戲份多寡,都立體深刻。三宅唱可以用一句台詞、一個動作就交代角色性格背景;例如儘管她可能僅僅是療傷互助會的路人阿嬤,更不用說那些藏身主角背後的同事、前女友等配角了,他們的存在是本片電影星圖燦爛的閃爍。

「星空與人們;天上與地下」,恰如詩人羅青為齊豫寫的那首《答案》的詞:「天上的星星為何像人群一般的擁擠呢,地上的人們為何又像星星一樣的疏遠」。片中看似永恆不變的北極星也都將在一萬多年後從目前的小熊座α轉為織女星,連星辰大海都會轉變,人怎麼可能永遠不變。

就像是片中提到,身處黑夜的人們總期待著黎明的來到,但是也因為在黑暗,我們才能發掘星空璀璨的光亮,黑暗也對照著身患隱疾的角色身處的情境,長夜漫漫但是總能看見微光在不遠處。

這是一部沒有反派的電影,每個人物都有各自的困境煩惱。電影用日常來正常化那些被誤解(不理解)的不正常,讓人可以同情理解其他人暗藏的病苦傷痕。

✏️朱哲輝Alan,現為台灣人協會理事。正職為線上影音平台的營運經理。文章發表於釀電影、udn 琅琅悅讀等媒體。FB & iG 粉專名稱為「Alan的影劇娛樂閒聊

《長夜盡頭的微光》。圖/天馬行空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影評 電影 愛情 友誼

逛書店

延伸閱讀

《春畫先生》影評:性別權力的反轉與較量

《哥吉拉-1.0》影評:劇本貧乏,日本神獸心虛的怒吼

兒子參加會考 彷彿我在應試

《哥吉拉-1.0》影評:神風撞怪獸,為明日生存而戰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