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失語症」遇上愛情,讓愛發聲

腦中風的個案有可能陷入想說卻說不清楚、想聽也聽不懂的窘境。與人的溝通交流,對話彷彿一片空白。(圖/Pexels )
腦中風的個案有可能陷入想說卻說不清楚、想聽也聽不懂的窘境。與人的溝通交流,對話彷彿一片空白。(圖/Pexels )

文/

想像置身在一圈無形遮罩圍繞己身的空間。外界他人的話語字詞若有形,一旦碰觸到了那層遮罩便會變了樣。他人的語意到達了耳中,彷若已不是原意。想要說點什麼,但那層會轉換語意的遮罩也同樣將自己說的話換了樣。想要回應話題,卻傳達了一段段詞不達意的句子,自己與別人都顯得困惑。對字詞的理解開始紛亂,與他人溝通的距離漸趨隔閡。

如此的想像空間,是腦個案可能會有的處境,當他們有了(aphasia)[註1]

聽不懂的茫然,以至於難以回應

一如既往地來到病床邊,起頭先確認新個案的姓名,「你叫什麼名字啊?」

「嗯?」,回應的是一臉茫然的神情。

於是換句話說:「你是誰?」。仍舊沒有回答,只有稍微地搖了搖頭。

「你是朱OO嗎?」。他求助似的看向了旁邊的陪伴家屬。這是與朱叔叔的第一次見面,60歲的年紀,卻像是孩子那般的無助。

接續地問了一些問題,看他對自己所在地點、時間是否知曉,皆是差不多的回應,「嗯?」、「什麼?」、「不知道」。肢體的動作功能評估與肌力測試,若僅是用口語詢問,像是「把你的右手舉起來」,也是一臉疑惑。實際給予動作示範,情況則好一些,能跟著慢慢地動作。

腦出血讓世界變了樣

出血性中風,出血位置在左側大腦顳頂葉區域(left temporoparietal region),影響著他的右側手腳動作與力氣。動作之外,知覺與認知功能無疑也是需介入的一環。

左大腦的顳葉與頂葉都受到了影響,他受損的記憶力、方向與空間感、身體知覺、物品辨認、閱讀識字...等等的功能,使得他面對這個世界變得陌生,強烈地依賴著他人。

而大腦語言區之一的韋尼克氏區(Wernicke’ area)同在損傷範圍內,他起初對問句的困惑表情來自於他對語言理解的困難,不理解問題以致如此;雖然自己可以講出簡單字句但答非所問,或是看到物品卻命名不能(anomia)[註2],皆是他所患的韋尼克氏失語症(Wernicke’ aphasia)之特徵(圖)。

失語症依照受損區域不同而有不同的症狀與語言表現,上圖舉例其中四種類型。(圖/師人提供;田子揚久語言治療師校對)

見證愛的陪伴,讓失語也有聲

陪伴在朱叔叔旁邊的是他的女友,當他面對陌生如我問著他的名字,總是習慣性的看一下女友,女友再耐心地說一次給他聽。

女友:「你是朱OO」。朱:「朱OO」,他複誦著。

我:「你是誰?」。朱:「朱OO」。

我:「那她是誰?」,指著他女友。朱:「朱OO」。

看來他其實並不理解問題的意思,較像是習慣了這樣的問句統一回答一樣的答案。

光是名字這樣的自我認知便如此模糊,開始要給予肢體復健的指令更為耗時,再加上記憶力不佳與左右不分的關係,許多指令需要多次說明,像是迴路反覆般的練習。

「右手去拿水瓶放到桌上」,對他而言,是拆分的幾個要素要一一理解,「右手、拿、水瓶、桌子、上面」。

雖說有實際示範過,但朱叔叔仍常感到挫折,當他的表情一沮喪,女友便會伸手緊握給予他鼓勵,沒有多說話,那畫面就足夠溫暖。

鼓勵畫家不靈活的右手重拾畫筆,是職能治療的意義

某天聊到朱叔叔其實是一名畫家,有多次展覽經驗。於是提議何不手機上網搜尋他的畫作,一方面是為了喚醒他的記憶,二來是希望看能不能透過他熟悉的事物練習表達與互動。

他女友像是導覽員般的帶他回憶一幅幅畫作,似化學反應般,他的表達字詞變多且切題了,「嗯對、好、好看、我的」,伴著打轉的淚水在眼眶,開始啜泣,可能是感受到現今狀況跟往昔的落差。他沒有忘記他是畫家,而且他女友也幫他複習著每一幅畫的細節。

好奇地問:「阿姨,妳怎麼這麼清楚這些畫的手法、背景?」。她回答著:「因為他以前都會解釋給我聽,我也喜歡聽,就記起來了,現在換我說給他聽」。朱叔叔表達跟記憶不好了,但不要緊,有人陪著他找回從前。

下一次的床邊復健目標,讓朱叔叔重拾畫筆,從直線一橫一豎,那微小卻有動力的起始,這是職能治療所能做的。而往後還有一大段復健路,更需要語言的加入,讓他的詞不達意逐漸有脈絡。

當失語症有了愛的演譯,攜手克服難關

失語症,有不同的類型,但相同的是在復健過程,對個案本身以及照顧者都是極大的挑戰。所幸出血性中風,倘若腦出血有逐漸被吸收或是當初出血後的腦水腫有逐漸消腫,症狀是可能逐漸改善的,朱叔叔便是這樣的例子。遑論女友的形影不離地陪著他復健,亦是一大關鍵,失語症的個案十分需要家人的陪伴與諒解。

所見這一對即便已屆中年仍相依如熱戀的情侶,他們對彼此的,讓失語症,多了一層愛情的演譯。無須過多的言語,也能在擁有彼此的生活模樣下,去面對復健的挑戰。

註:

1.失語症(aphasia):因腦部損傷(如:腦中風、腦外傷、腦腫瘤)而造成不同程度的語言區功能障礙。語言區通常位於優勢大腦(如:右撇子的優勢大腦為左腦,佔大多數;左撇子的優勢大腦則為右腦),不同語言區的損傷有不同表現症狀。失語症會影響聽覺理解、溝通表達、命名、覆誦,甚至是閱讀、寫作。

2.命名不能(anomia):尋找詞彙有困難,無法講出心中所想的詞彙(如:名詞、代名詞、物品名稱)。

●專欄「白塔方寸」:師人,略懂「職能治療」的治療師,出沒在復健科、社區,或是生活品質需要提升的人們周遭。將醫學白塔內的深刻故事、觸及個案們的生活感悟等等,書寫下來分享給大家知道。每月一篇,敬請期待。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白塔方寸 師人 愛情 治療師 中風 創,專欄 琅琅專欄 失語症

逛書店

延伸閱讀

用15分鐘扭轉生活!重度拖延症患者的重啟之術

《落葉》影評:人生只有愛情才值得煩惱 轉折媲美八點檔

《長夜盡頭的微光》影評:患有隱疾的人難以相愛 用日常來理解異常

《猩球崛起:王國誕生》影評:文戲多於打戲 更像一部公路電影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