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紹文《靈與肉》理性能克制萌生的悸動?靈與肉真能分開?

書名:《靈與肉》
作者:甘紹文
出版社:聯合文學
出版日期:2023/08/17
書名:《靈與肉》
作者:甘紹文
出版社:聯合文學
出版日期:2023/08/17

甘紹文所著作的《靈與肉》收錄了十六篇與四篇小說,散文包含日常生活的思索與喟嘆、年少服役時的逸事,以及對文化創意產業的批判與思考。小說則引領讀者進入天馬行空的想像,虛構中又交雜著現實見聞,從友情、愛情到親情,娓娓述說著一道道緣分是多麼珍貴與得來不易。(編按)

推薦文:甘紹文《靈與肉》當理性與感性交纏,徬徨的心該如何尋得歸處?

文/甘紹文

凝視

我喜歡看妳,任何時間、任何地點,因為我喜歡妳。

我願意為妳,忘記我自己,因為我喜歡妳,滿腦子裡只有妳。

我願意隨妳,浪跡天涯,無怨無悔。因為,只要有妳在的地方,那裡就是我停泊的港灣,那裡就會是我的歸處。

我喜歡聽妳說話,我喜歡聽妳用軟軟又慵懶的語調,使喚我跑東、跑西,我更喜歡跟著妳團團轉,只為了要聽妳說話的聲音。妳笑我傻,妳笑我不言不語,只會傻傻地對著妳笑。卿卿的妳可知?石樹和尚曾有言:「面壁竟無語,拈花或有言。」我不是不說話,但我更願意為妳拈花萬千。因為,我喜歡聽妳說話,勝過我自己說話。只是,妳可願好好地看我一眼?以那種如星光閃耀般的凝視。妳那深邃的眸光,就是驚蟄的春雷,喚醒我久遭封印的靈魂。然後,再為我破顏微笑。癡情如我,願意為妳,忘記我自己,甚麼都可以給妳,只因為我喜歡妳。

俗諺中,男性追求女性有十種招式:「一有錢、二有緣、三英俊、四年青、五嘴甜、六苦肉、七賴皮,八糾纏、九強迫、十敢死。」有的,我沒有;有些,我做不來;有些,我不屑做。看來,我似乎沒有一種吻合,我只有鍥而不捨的傻勁。

但是,妳甚麼都沒說,似有千言萬語,卻又有無從說起的無奈。妳冷眼的看著我折騰,像一個與妳毫不相干的旁觀者。「冷漠」藏在凝視我的眼眸,是那種讓人心痛、無能為力又無言的凝視。冷冷的一眼,勝過千言萬語,沒有理由的理由,就是最好的理由。

我願意為妳,忘記我自己。但妳可願意為我,也忘記妳自己?

妳別過頭,妳收起了笑顏,默默無言的離去。

落花有意,流水無情。顯然,我只是自作多情。

可知,妳那冷冷的凝視,就那麼一眼,斬斷了千絲萬縷的糾葛,斬斷了妳我前世的緣定,也斬斷了妳我今世的緣分。

等一個人

他天真的以為自己是文人騷客,感時傷逝,嘆時光悠悠,多情卻似總無情。

他自以為參透愛情,恣意的遊戲人間,說甚麼:「醒時同交歡,醉後各分散。」看似瀟灑的甚麼都不在乎,其實是甚麼都在乎。

許是,幼稚限制了他的想像。因為,真實的世界裡,物慾、名位、財富遠勝過純純的愛情。

有那麼一句話,人們總愛掛在嘴邊低語murmur:「眾裡尋她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但,那人是誰?是心心念念的她,尋尋覓覓,追著早已逝去的倩影。還是譏諷他自己,形單影隻,落寞的孤影,千山暮雪,隻影向誰去。

芸芸眾生,萬千紅塵,有緣相識,何其幸運,那種感覺讓人牢記一生。

本以為相識,然後相知相守,將會是一輩子的事,至死不渝,結果卻是一輩子的思念,一輩子的等待。

他常在想:「卿卿的妳,不知是否還記得金山海邊的『夫妻石』(燭台雙嶼)?那個曾是我倆定情的地方,還是妳已然忘得一乾二淨。」

夫妻石就像一對鶼鰈情深的靈石,千萬年來深情款款的對望依舊,海風擺動著腰肢,輕輕柔柔的在旁邊唱著情歌。許是當年太年輕,他眼眸含情的對她說:「蒼天在上,夫妻石為證,我會守護妳一輩子。」她也面帶嬌羞,含淚點頭應允。但半個世紀過去,只有他仍傻傻的守著諾言,而魂牽夢縈的她,卻早已不知芳蹤何處。

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可悲的是,海風無語,流水無情,他的伊人早已把他遺忘?他無淚、無言也無恨,只是不知道還能到哪兒去守護?

他深深記得,那一年的某個夏日,他們並肩坐在金山海邊的礁岩上。遠方晚霞滿天,海面波光粼粼,晚霞擁著夕陽,亦步亦趨的難分難捨。雖然,他倆只是並肩坐著,但聽著彼此的心跳,不聽使喚的心早已分不出誰是誰。

他輕輕地擁著她,親了又親、吻了又吻,直到她說:「討厭!你把我的嘴唇都吻腫了。」

但她可知,愛戀如他,早已捨不得放開,抱著她的感覺,更捨不得她那又暖又軟的嘴唇。

若不是她的嬌嗔,他會抱得更緊、吻得更深。

沒有理由,也無須理由。因為,他喜歡她,他愛她。

只是,晴天霹靂!他不懂,她怎會無聲無息地離他而去,她又怎狠心捨得?

自此,每到夏日,他對她的懷念就特別濃烈。

而他,就像是一個單腳的圓規,早已畫不出一個完整的圓。

他站在金山海邊,海風帶來記憶中她的笑語,那是深存他心中,絕對不會忘記的歌。他雙手合十,望著夫妻石:「靈石啊靈石,我又來等一個人,一個不可能再出現的人。不過我知道,您們絕對不會笑我,明知等待不會成真,但『等一個人』早已是鐫刻在我靈魂裡,亙古不變的念想。」

靈石有靈,當然知道。只不過,它們總是冷冷的回答他說:「等一個不屬於你的人是癡心妄想,你這個傻小子早就該死心了,更何況你又不是她的誰,除了把她藏在心裡,甚麼都做不了,何苦來此等一個永遠不會再出現的人。你這不是癡情,是愚蠢!」

這些,他都知道,但他是守護一個諾言,等一個人的念想,就是永遠的守護。

他是蠢,但他一定會常去,而且還會一直去。

他從青年,壯年,中年,等到老年,一生未娶。

等一個人,等一個心心念念的人。

就算是癡心妄想,他無怨無悔。

●本文摘選自出版之《靈與肉》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聯合文學 文學 散文 書摘 閱讀風向球 出版風向球

逛書店

延伸閱讀

「投資自己最好的方式是閱讀」商業界成功人士都身體力行的讀書學習法

日本動畫大師湯淺政明 首部長篇動畫為什麼選擇製作《心靈遊戲》?

每年股東會巴菲特必喝的可口可樂 如何成為長期投資好標的?

如果人生是一場遊戲,你想怎麼玩?有限與無限遊戲如何影響我們的生活方式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