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進文

李進文,1965年生,臺灣高雄人。職業橫跨出版、數位內容和媒體,創作兼涉新詩與散文。著有詩集《一枚西班牙錢幣的自助旅行》、《不可能;可能》、《長得像夏卡爾的光》、《除了野薑花,沒人在家》、《靜到突然》、《雨天脫隊的點點滴滴》、《更悲觀更要》,散文集《微意思》、《如果MSN是詩,E-mail是散文》,圖文詩集《油菜花寫信》,動畫童詩繪本《騎鵝歷險記》、《字然課》及美術詩集《詩與藝的邂逅》。獲有時報文學獎、聯合報文學獎、中央日報文學獎、臺北文學獎、臺灣文學獎、吳濁流文學獎、林榮三文學獎、2006年度詩人獎、文化部數位金鼎獎等。

作家好文

李進文/離線圖

我一個人,已經太熱鬧,卻又推擠人海,湊向世故……乍然對自己忍俊不住。 承蒙歲月不棄,授我日復一日。午後靠輕煙續命,風自成一個節令。我迎風,衣裳膨脹窸窣,裝腔作勢。 天下八方,我只能是甲方或乙方?風與我皆是過客罷了,那些流雲,最後也都下落不明。

李進文/大合照

選一種勇於面對的姿勢,用一個美美秀秀的鏡頭光復中年,無須起義,僅憑軟體。 想當年,青春簡單,一切從歡;而今夢想碎碎念念,我們假裝聽成歲歲年年。

李進文/彷彿水墨

將石頭畫好,山水就能住進裡面,修煉時光;石頭有了縫隙,就有空間行使自己的德性或美技。 將花鳥畫好,孤獨就可以香;語尾點水,助詞像蜻蜓上揚──有情緒真棒。 畫雲也畫樹,加些水或加油,讓不溫柔的粗麻畫布,做盡細緻溫柔之事。

李進文/生命就是不違真心,不忘反對

推薦書:宇文正《海水漲滿我的雙眼》(有鹿文化出版) 1 共感 宇文正的詩,具有同理心,像發音體,輕巧地激起共振。 例如〈有人想告訴我你的消息〉,她坐在雨中的巴士,一個手機訊息點開的動作,讓雨聲與心聲產生共鳴,不解釋的哀傷彷彿更哀傷。 詩傳達的是感受,不一定是意義,「琥珀融了/封存的松針在水滴裡盪漾//你用當年的目光看著我」(〈重逢〉),這是某種共享情感的「聯覺(synesthesia)」,激活詩人和讀者間不可言傳的感受。

李進文/靜物

複葉為虛空鼓掌,顫抖的片刻就有了不同。 鼓掌,為他人等同為自己勉勵。 花的姿勢模擬躍起的抹香鯨,它的心都是海。

李進文/狼情愫

秋天是狼活躍的季節,群聚、狩獵,喜歡露天歇憩。 狼的腳蹤經過一些事情,眼前的風景已經和以前不同了。若看到什麼都懶散,就用古老的野性,擦拭眼睛;若看到什麼都煩,就用狼號,吹散一嘴毛。

李進文/有些故事──遙寄

有些風景,始終學不會拒絕,例如借給雨和廣場一把眼淚。 有些心思縝密的林子善於把風,為了自由與野性──不該遭誰盜盡。

探照燈

有些炊煙,自天堂垂釣於蒼茫人海間,釣到一個家──李進文

李進文/晚秋窗景

自從我不再由正門登入,夕陽弄我,一時左翼一時右傾。正門留給貓,但牠仍喜歡翻牆,自由民主地進入牠的社會。

李進文/群戲:向內取鯨

鯨魚將大海穿在身上,每次心動都有巨浪。 ● 想當年,鯨魚也曾以四肢行走陸地、歷險世界,身為哺乳類,責任已盡。牠二度返海,只為了弄懂愛,或者災害。鯨魚忍不住又想:「身為哺乳類,好險沒有退化成人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