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如斯/酸豆角的滋味

酸豆角的滋味。圖/無疑亭
酸豆角的滋味。圖/無疑亭

去年夏季,自家栽種的豆角大爆發,青翠可人,亭亭玉立。

為了增加口味的多樣性,我上網搜尋豆角料理食譜,其中「醃酸豆角」是我從未做過、也沒吃過的。於是我照影片上的作法,把豆角撒上鹽,捲好放入玻璃瓶中,天天看著它漸漸出水、顏色日漸泛黃,心裡也好奇我醃的酸豆角到底是何滋味?

五天後打開瓶蓋,發酵過後的酸味撲鼻而來,香而不嗆。我將其切丁,與絞肉同炒,放一點辣椒增味也增色,一入口,瞬間覺得似曾相識,喔──原來這就是醃酸豆角啊!童年的味覺記憶裡有這食物,卻不知其名,更不知就是用這項蔬菜醃製而成。

這是往事的味道。早期沒有安親班的年代,我算是鑰匙兒童的「鼻祖」,有時放學回到家,爸媽都還沒下班回來,他們曾交代我,如果五點半他們還沒到家,就是臨時要加班或開會,便自行用電鍋煮飯配肉鬆;所以,我小時候經常是肉鬆拌飯和著眼淚一起吞。有一回被鄰居媽媽發現,她立刻要我去她家吃炸醬麵,麵裡增添一味,就是酸豆角。

我當時不覺得特別好吃,但他們家幾個國中到高中階段的孩子們卻是一匙一匙地往麵裡加,全家吃得不亦樂乎。

餐桌是親情表露最自然的地方,親疏遠近立見分曉。在此我顯然是個外人,看著人家一家子說說笑笑,我不知該如何自處,對他們視為美食的酸豆角,也是食不知味。如今想來,該是心情足以影響食物的美味度。

鄰居媽媽看出我的侷促不安,後來只要從矮牆外看到我一個人在家,她就把炸醬麵或炒飯送到我家,酸豆角是必有的配菜。雖然我很感謝鄰居媽媽的愛心,但我不喜歡聞到酸豆角的味道,因為那代表我又要獨自在燈下吃晚餐跟茫然地等待。

在連電話都不普及的年代,根本無從聯絡,爸媽可能下一分鐘就回來,我也可能從黃昏等到黑夜。焦慮與缺少安全感,是我兒時的心理狀態。有了家以後,拜科技之賜,聯絡方便,凡是外出,快到家時我必通知家人,讓他們安心。

我不確定我醃的酸豆角的味道是否道地?但我確定我現在是喜歡這味道的,酸豆角咀嚼久了,會散發出一股淡淡的甜香味,那是一種單純、踏實、幸福的滋味,而且不再寂寞。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美味記憶

逛書店

延伸閱讀

賴翠玲/竹筍炒肉絲

逩地龍/小公仔的華麗變身

曾慧敏/來自安全帽的愛

觀景窗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