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俠/敬老卡的悲喜交響曲

拜讀上月4日李麗英的〈成為法定長者〉一文,心有戚戚焉,因為我也終於來到這關口,在上月第一天一早直奔區公所。櫃台人員開口要身分證,我直接掏出準備好的所有資料,對方略顯驚訝地說:「啊,妳都填好了,那直接幫妳製卡。」

是的,我早等不及,不是要認證我的「老」,心底尚在最後奮戰,百般不願認老,但對老所帶來的好康卻之不恭,豈能辜負政府美意,當然要心懷感激、全數收下才是資深國民的優良表現,所以早早下載表格填妥。當服務員盡責講解使用規範時,我雖頻頻點頭,心思早已飛到待會兒享用實惠好康的場景。

搭車來開啟敬老卡首航?這好像太小兒科,區公所離住家不過五站,走路有益身體健康,何況嗶卡的三聲無奈彷彿昭告世人「老人家上車了」,呃,我還沒準備好。

先找個咖啡廳慶祝一下吧,無人的寧靜角落,指著敬老卡來張自拍照,隆重昭告親友,沒多時便接受紛至沓來的祝賀。接著來看場電影,掏出敬老卡購票,現賺半價的心理利得,讓這張卡變得珍貴異常,也讓電影更好看。

一向愛趴趴走的我,有卡在身將有如神功護體。其實早在幾年前異常羨慕人家有卡,常在家對著老父叨念著:「早點拿到敬老卡多好啊!」老父冷不防回一句:「妳好,我就不好了,等妳六十五,我就更老了!」老人家的卡早已走不出去,自是哀怨上身,而那也意味著能陪伴他的時光正日減中,思及此,心中不免有淡淡的憂傷。

又在前幾年的等待期間,我突然杞人憂天起來,現代人普遍高齡,該不會屆時政策一改,提高法定長者的年齡吧?如此這般擺盪於享受好康、申請資格提高的不寧心緒中,歲月出其不意狠狠推了我一把,在身體日漸出現狀況下,了然一切都是我的多慮;六十五歲確實是法定長者無誤,貌似年輕的假象,不敵體內衰敗的真相。這麼說來,敬老卡到手,是喜是悲?罷了,就趁還能趴趴走的時候,大方享用吧!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賞文迴響

逛書店

延伸閱讀

鍾邦友/狗母魚鬆

方慶雲/抱抱的力量

李月瑛/當老公變成攝影師

觀景窗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