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婉玉/螞蟻之亂與誰是小甜甜

螞蟻之亂與誰是小甜甜。圖/想樂
螞蟻之亂與誰是小甜甜。圖/想樂

也許是季節交替,也許是鄰居重新裝潢,家中突然慘遭螞蟻大軍襲擊。

螞蟻個頭小小,看起來威脅性不大,又有益蟲之說,所以雖然有點潔癖,家中偶有螞蟻路過,我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噴噴驅蟲天然精油了事。外子老花嚴重又神經大條,更是從來沒在眼下見過這些黑色小生物。

最近我明顯發現,水槽邊路過的螞蟻多了起來。秋初天氣仍然炎熱,在家中衣衫單薄的外子,突然抱怨有蚊蟲叮咬,皮膚上常紅腫處處、搔癢難耐,但同處一室的我卻安之若素,依舊歲月靜好。

第一時間我們認為是蚊子,但檢查四處紗窗都完好,且蚊子應該會無差別攻擊,不會放過我。

會不會是螞蟻?不敢說家中是纖塵不染,但至少沒有任何餅乾碎屑等敞開可食之物,這種生存環境應該對螞蟻來說很惡劣。

「是你又過敏了啦!」想來是外子皮膚過敏症又犯了,叮囑他在外少亂吃東西,惹得他十分委屈。

半夜外子又驚叫有螞蟻咬他,我掀起床上的涼席開燈檢查,嚇了一大跳,居然有黑壓壓的螞蟻大軍沿牆朝外子而來,依他的身形排成一列。從外子由上到下遍布的紅腫痕跡觀之,看來不少螞蟻都有邊走邊咬上一口。

我當即大開殺戒,殺螞蟻、換被單、噴驅蟲劑,從床上殺到床下,從床沿殺到牆邊,確認床上沒有螞蟻後,才喚驚魂未定、只敢睡沙發的外子回床上睡覺。

已經被螞蟻騷擾好幾天的外子胡亂抱怨,「都是妳收拾得太乾淨,螞蟻沒東西吃,只好來咬我。」

「那為什麼螞蟻只咬你不咬我?」我說,「一定是你比較甜,以後我要叫你小甜甜。」後來只要他抱怨螞蟻,我就叫他小甜甜來調侃。

別看螞蟻個頭小小,還真不好對付。那一陣子螞蟻之亂天天上演,成群結隊的螞蟻四處出現,連水壺中也常有一群螞蟻屍體,每天喝水前都要先確認才敢喝。

我們用盡各種偏方,上網購買各式螞蟻藥,找到各種螞蟻藏身的溝溝壑壑,差點要拆牆壁、挖地板以徹底杜絕螞蟻夢魘。終於螞蟻大軍不再出現,只剩零星流竄的螞蟻,家中總算恢復往日寧靜。

某天,我也被螞蟻咬了一口,我討拍地說:「老公,有螞蟻咬我啦!」好像已經等這個機會等很久的外子,馬上回:「妳說,現在誰是小甜甜?」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生活趣聞

逛書店

延伸閱讀

劉昭儀/媽媽玻璃心修復室營業中

陳逸珊/曬魚香,憶家鄉  

觀景窗

秀子/特別的日子,特別的愛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