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家榕/賭徒的選擇

近來發覺,成為家庭主婦,其被判定為失心瘋的程度,不啻於當個賭徒。

畢竟在外人看來,二者皆是一廂情願地將人生押在不可控的未知上,承受高風險,並期待高回報。尤其這年頭,身邊不乏諸如「家庭主婦也應有經濟能力」、「切勿過度依賴伴侶」此類看似體己的呼籲,然而,當一個人全身心投入家庭時,光是「保留」自我便已竭盡全力,更遑論保護自己?偏偏,這樣的不獨立,看在主流價值眼底,不但天真,更是危險。

而在「難以自保」的威脅外,家庭主婦也因缺乏社會定位,頻頻面臨「難以自證」的壓力,更不時強碰像「這樣的才華,帶孩子多可惜」等看似雪中送炭、實則雪上加霜的評價。因此這些年,我盡力斜槓成一名文字工作者,設法在交際時騰出幾句空間,呈示為數不多的尊嚴,可惜所有的奮鬥,終在上個月申辦信用卡時,得知「若勾選出版業,就需填寫那難以啟齒的年收入;若勾選家管,銀行連年收入都不給我填」的真相前失去意義了。

曾經,我自認是個流連牌桌的賭客,一會兒想衝上去,毫無保留將整個人All in;一會兒又被理智勒住,苦勸自己要留條後路──直到這一刻,方清醒認知到,所謂的「後路」,僅是自尊上的不服輸,現實中的我,早已無路可退。

原來,當我決定回歸家庭的那刻,就再也無法靠自己向外界證明我的價值了,只能冒險袒露脆弱,轉而信任丈夫孩子,讓他們陪著我,一同抵禦世界的龐大。

雖然這樣的選擇,是極度違背常識的。但反正「愛」的本質,一切關乎放下自我的犧牲,本來就是違背常識的。

儘管身邊已發生太多的見聞,讓人懷疑這麼做是否值得,愛本身卻從來沒有錯。當我為了家人的幸福坐上牌桌,義無反顧押下安全感、個人成就,甚至是社會觀感,只憑信心,不靠邏輯,歷經半生豪賭後,即使離場時一無所有,可當我抱著懷裡厚厚一疊無可複製的過往,望著擦肩而過的意氣風發,只會略感遺憾,卻不會覺得後悔。

因為,勇敢的賭徒,已然贏得最美好的獎賞了。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為母心情

逛書店

延伸閱讀

小鳥閱讀/那天,我們追鷹去

桓桓/無言的美麗

曾慧敏/濃濃祖孫情    

觀景窗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