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井深一/冥暗雨落的繪本

《無所事事的美好一天》(阿布拉出版)細部,主角穿著螢光色風衣,彷彿每個行動都被相信。圖/川井深一提供
《無所事事的美好一天》(阿布拉出版)細部,主角穿著螢光色風衣,彷彿每個行動都被相信。圖/川井深一提供

夢中場景,總在冥暗的街區。陰雨黃昏的時刻,或者是對應到夢外時間的黑夜。所有的路徑都極為熟悉,通往漁港的村路、在荒煙蔓草中依然能認得的家路。但其實這些雨中風景並不陰鬱,即使在現實生活我從來沒造訪過,亦知這些風景氣氛的來由,是來自在台北盆地的成長經歷。

十幾年來,我的鞋履從未乾燥,記憶的確潮濕,但不恐怖。我夢中的冥暗雨落,有這個城市東北季風飽含雨水的氣味,那是家的氣息,城市靈魂的造訪,時從遠方襲進入夢。

在藏書之中,我喜歡有光的繪本。有光,意味著它有更大量的陰暗。

格林童話故事本身就有非常多晦暗感,《灰姑娘》、《糖果屋》、《白雪公主》的場景從來不光猛,童話成為產業,歌頌光明才能大富貴,樂園的夜間講述,也必須結束在煙花明媚裡。再更夜、再更夜一點會有怎樣的聲景和風景?這個部分令我著迷。

碧翠絲‧阿雷馬娜以跨頁插圖詮釋經典童話中母后的黑暗。圖/川井深一提供

《永別了,白雪公主》,碧翠絲‧阿雷馬娜(Beatrice Alemagna)著,大塊文化出版。圖/川井深一提供

《永別了,白雪公主》把碧翠絲‧阿雷馬娜對黑暗的感知放到最大。皇宮是黑、森林是黑,但黑也同時是抽象的死亡、慾望、恐懼、堅守、照護……白雪公主烏黑的長髮是黑暗的,白色是美好的嗎?那可不一定。在刻畫白雪公主的婚禮時,阿雷馬娜畫了跨頁的白紗蓋頭,蓋頭遮住她的黑髮,同樣是跨頁,拖著黑尾禮服的母后,穿上熱燙燙的鐵鞋跳舞而死。「重新成為一切,泥土,微風。雲。礫石。」黑是烏有,是結束,是開始。無限循環。

阿雷馬娜的《巴黎的獅子》(米奇巴克出版)。圖/川井深一提供

如果一位作者把黑暗詮釋得好,不是只有這本作品在宣告,那在她前前後後創作的故事裡,都一定有著迷人的黑暗場景。《巴黎的獅子》的人像拼貼,打破時空與虛實的界線,我最喜歡的是一張獅子在雨中的城市,無限悲傷與憂鬱,讓牠融進一樣是灰色街區,可接下來兩張,竟是獅子見到河裡自己的倒影在微笑:成為憂鬱本身、成為雨、成為養育一座城市的河流,我就是此地。

在阿雷馬娜的《巴黎的獅子》(米奇巴克出版)中,我最喜歡這張獅子融入雨灰的巴黎。圖/川井深一提供

阿雷馬娜的一場場陰暗大雨,給我帶來不少酣暢之感。無論是《巴黎的獅子》,還是《無所事事的美好一天》(阿布拉出版)小女孩跑進大雨的森林,雨中幽冥都像是毫無止境,新的世界卻能無預警在雨後出現。我喜歡她繪本人物時常穿著螢光色的風衣,在極暗的場景逐漸發光,每個行動都被相信,讀著生出了「我就是力量來源」的自信。

《巨大無比的小東西》(英文版由Tate出版,中文版由三民出版),書封充滿隱喻。圖/川井深一提供

《巨大無比的小東西》的英文版書封,抱著寶寶的伴侶,手牽手站雨中,他們處在低且暗的位置,只有黑色背影。書封的白線,像是直下的大雨,內頁全幅展開,才能感到他們站在光輻裡。是雨是暗也是光。繪本看到這些表現,很難讓我不流淚。

在這一場場雨裡,我因找到了真正的詩而狂喜。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繪本山海線 川井深一 繪本 親子 親子共讀

逛書店

延伸閱讀

世民/炒飯SOP

迪生/公園掃地大隊

白色巨塔小菜雞/多問一句挽救生死一瞬

觀景窗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