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紹宇/《回不去的那座山》:向山而行,那裡是答案之所在

《回不去的那座山》:向山而行,那裡是答案之所在。圖/陳完玲
《回不去的那座山》:向山而行,那裡是答案之所在。圖/陳完玲

從城市來的男孩皮耶托,在山中邂逅年紀相仿的男孩布魯諾,在高山放牧的布魯諾,由於父母常年缺席,他是山中的最後一個孩子,兩人在不同環境背景下長大,卻意外地如此投緣,發展出親密的摯友情誼。只是相聚時間不長,儘管皮耶托父親想將布魯諾帶往城市接受教育,但布魯諾父親卻堅持讓他成為水泥匠,兩人被迫分別,再相聚已是五年之後。

但那次重逢只是一場尷尬偶然,他們又花了十五年才將那斷了的情誼真正修復起來。人一生軌跡無常,很多時候我們不見得能理解生命當下的課題與狀態,此時相遇的人縱然對自己重要,也可能僅是匆匆一瞥。十五年後,皮耶托因為喪父決定重返家鄉,回到父親心心念念的山稜之間,也是在這兒,他與布魯諾再度相逢。但此時兩人心態早已不同,放下過往芥蒂,決定用皮耶托父親留下的材料,共同建造一棟房子。

獲頒坎城評審團獎的義大利《回不去的那座山》改編自義大利作家帕羅康提(Paolo Cognetti)的小說《八座山》,在文學感強烈的影像中,爬梳橫跨四十年分分合合的友情。山,始終是畫面中難以忽視的角色,看似是配角背景,但山的型態在看完全片後愈發清晰,記錄著角色的喜悅、挫敗和孤獨。人生風景橫亙其中,兩個男人以為各擁疊嶂山峰,實際上是連結在一起的綠草如茵,治癒傷痕,滋養兩人的生命養分。

《回不去的那座山》某些片刻令人聯想起另部經典作品《斷背山》,雖然角色情誼並不認為是「愛情」,但兩人之間的濃烈友情比起愛情是過之而無不及。愛情在電影中是常有題目,但這樣談論男人之間的友愛是不多見的,正因它看似鮮少著墨,難以提及,才讓電影的娓娓道來得以直指人心。

電影中的山景令人驚嘆,也讓人敬畏。爬山像是一場自我修行,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座等待攀越的高山,不為征服,也不欲戰勝,而是與大自然──與自己內心深處相處。即使心中想著爬上巔峰或越過山頭,但其實每個踏出的步伐,路途中的山景,抑或身旁共患難的摯友,也許才是人生難題的真諦,也是一直在追尋的答案。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閱影人生 彭紹宇 電影 影展

逛書店

延伸閱讀

慕童/我的婆婆媽媽和女兒

滿佳/照服員的一天

觀景窗

張瑜鳳/百工圖:郵差今天來不來?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