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詩琴/瘋狂捕蟲者

瘋狂捕蟲者。今日登場/曾詩琴
瘋狂捕蟲者。今日登場/曾詩琴

天未亮即來到臨海濕地,再過去一點,那一片海溫潤如玉,日出即將在遙遠的另一端升起。數月來的乾旱,使濕地蒸發成乾燥荒原。常見的白鷺鷥、池鷺、高蹺鴴均不見蹤影,我就像赴約卻撲空般惘然若失。

納悶是自己來得太早了嗎?水鳥不見蹤影,只好往回走。往回的小徑通往河流,河海交接處的沙地,有零星椰子樹與不知名樹矗立,還有日軍登陸的紀念碑。

樹叢間鳥鳴卿卿,牠們或躲在枝葉後,或佇立在枝枒上,忽隱忽現,難以用相機捕捉。小徑旁一處淺淺凹陷沙地,垃圾散落,上頭有焚燒的痕跡,許多截椰子樹幹也隨意丟棄於此。

黑色嬌小的白喉扇尾鶲一直在垃圾坑裡躍動,如迴轉漩渦中的一片落葉狂舞。白色邊緣的黑尾羽像扇子般不斷搧呀搧,似乎過於酷熱,想要幫自己搧風。這種鳥有個馬來語別名,叫瘋狂捕蟲者,不斷跳動啄食飛撲的小蟲。

我退到一棵樹旁,退到牠不易察覺的角度,架好腳架,嘗試拍攝瘋狂捕蟲者。每次正要按下快門,小鳥就恰好飛離,屢試不爽。我不禁頹喪起來,彷彿此地築有隱形圍籬,教人不得其門而入,一旦遭小鳥覺察,牠們立即躲起來。

瞥見四五隻白喉扇尾鶲,從旁邊的樹叢飛落下來,在沙坑與樹叢間反覆來回,聚合,隱藏,低頻嘈切的鳴叫此起彼落。再度嘗試以相機瞄準,眼前的白喉扇尾鶲竟從對面沙坑毫不猶豫飛到我腳下旁邊,毗鄰而立,牠可能沒有察覺有個人安靜站著。我克制內心激動,白喉扇尾鶲牠長長的尾羽往上拱,以巧柔纖細之姿,小嘴喙朝地上啄了一下,似乎吃到小蟲,隨即飛回對面的垃圾坑。就在那一瞬間,我突然被天地溫暖接納了。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青春名人堂 馬來西亞

逛書店

延伸閱讀

毛蔚領/教書的背後

潤財翊亨/計程車司機與ROTC

林比比鳥/上班第一天

一句好話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