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詩琴/飛行隊伍

飛行隊伍。
今日登場/曾詩琴
飛行隊伍。 今日登場/曾詩琴

年初東岸籠罩在季風雨霧中。清晨雨初歇,約二十來隻大鳥在空中翱翔,巨大翅膀隨風飄揚,彷彿有線拖曳長長的黑影,頗像當地特色的月亮型風箏。飛行隊伍劃破天際的混沌暝暗,那圍攏起來宛若漩渦般的鳥群,似乎指向一種令人嚮往的荒野。

這些風箏型大鳥的脖子、嘴喙與腳都很長,以為是某種鶴。唯一查找的依據,是一本在吉隆坡機場買的馬來西亞簡易鳥類圖鑑。顯然此地沒有鶴,鶴的足跡在北方。

圖鑑僅有兩種鸛,一為黃臉鸛,二為奶白鸛,皆是瀕危物種。憑藉一張手機往天空拍攝的鳥圖,羽毛顏色在逆光中都是暗黑,我以為是全身黑色羽毛的黃臉鸛。

三月中,伊斯蘭教進入齋戒月,路上人煙稀少,清晨溪邊散步,正與遠在台北的女兒通話,十數隻鸛似由天而降,優雅閒適在河中覓食,我的驟然出現使鸛驚嚇後退。告訴女兒,要找的大鳥竟然出現在眼前。蹲伏下來,儘量將自己縮很小,把相機靠在小橋欄杆,透過鏡頭才知道,全身白色羽翼,下襬與尾巴方是黑色,比較符合圖鑑的奶白鸛,而非黃臉鸛。

如此,以為已經確定了鸛的名字。

暗自竊喜收集到稀有的奶白鸛,在線上詢問住鄉下的小學同學是否在田間看過?再次對照所拍攝的鸛與圖鑑,卻赫然發現牠並非奶白鸛,大鳥眼睛透露了玄機。拍到的鸛頭部延伸至眼睛均覆蓋白色羽毛,圖鑑中奶白鸛的眼睛裸露紅色皮膚。

圖鑑資料有限,靈機一動,於google詢問馬來西亞的鸛有哪些?搜尋到一亞洲生態網上列出東南亞共五種鸛的照片。啊,找到了,中文俗名為鉗嘴鸛。此鸛在馬來西亞普遍常見。

這天再次來到溪邊,鉗嘴鸛群在溪流更深處低垂著脖子覓食,用明顯岔開厚實的長嘴喙夾起黑黑的螺。溪面泛起漣漪,漣漪倒映著鸛,鸛的身上沾著晨光,熠熠發亮。一會,在枝枒上佇立沉思的小翠鳥突然迅速俯衝入溪,驚嚇鉗嘴鸛,一隻接一隻飛起,抖落一地日光粼粼。鸛沒有鳴肌,無法大聲鳴叫,揚起的翅膀如巨大風箏,無聲召喚同伴,飛越溪流,飛越臨溪清真寺,棲停在更遠更高的樹冠上。

無形的線牽曳著鸛,在空中飛行,似乎也牽繫著我,曲折蜿蜒,由遠而近,逐漸與腳下這塊土地愈來愈靠近。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青春名人堂 馬來西亞

逛書店

延伸閱讀

汪漢澄/薩滿的腦

陳祖安/運動是最環保的再生能源

金玉涼言

許維民/戇瓜叔的二三事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