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旅遊驚魂記

一切就此風雲變色

我凝視領隊旗上斑駁的簽名,瞬間回到了二十年前。

退伍後即進入旅遊業當領隊,歷練了五年,因收入不穩,毅然離開,到貿易公司做個穩定的上班族。離開後的第二年,過年前夕接到前公司打來的電話:「雙展,你今年放幾天?」我答:「大家不都放五天嗎?咦,該不會想要叫我帶團吧?」「對啊,公司今年的團量非常大,很缺領隊。我安排最有年味的北京五日給你吧,來賺點紅包錢。」我沒多想就答應了。

抵達北京首都機場後,全團在除夕夜享用了東來順涮羊肉大餐。晚上八點,派團主管來電,我開玩笑地問:「怎麼這個時候打給我,拜年有點太早吧?」她冷回:「不是要跟你拜年,是要你有心理準備--公司倒了。」「欸,不要開這種玩笑!」「你認為我會在除夕夜打國際電話跟你開這個玩笑嗎?」我驚覺事態不妙,忙問:「接下來的行程怎麼辦?」她說:「我只能跟你說要小心一點,其他的我也不知道,我還要聯絡其他三十多個團。」旋即掛了電話。

我慌了,滿腦子擔憂明天地陪和司機不來,一旦開天窗,我將會被二十六個客人圍剿。躺在床上翻來覆去、輾轉難眠到了四點,乾脆不睡了,到飯店大廳等候司機與地陪到來。幸好,他們與地接社有簽約,不履行帶團將會違約,儘管已知道情況,仍行程照走、餐食照用,一切如常。

當天走完居庸關、盧溝橋,用完晚餐回到飯店不久,接到大廳打來我房間的電話,是當地旅行社來討錢了。台灣旅行社積欠三千多萬台幣,地接社為了減少損失,連續兩晚派人索討二十七張北京飛香港、香港飛台灣的機票票根,直至深夜才離開。

第三天早上的行程是北京紫禁城,中午到最有名氣的全聚德北京烤鴨享用御膳,客人手機突然響起,那位大哥很有禮貌地走到旁邊講電話。他講電話後,走到司領桌旁盯著我吃飯。咦?大哥趕快回去吃飯啊,我們一點半要出發耶!我催促他,他卻不為所動,反問:「小王,你們公司倒了,你還吃得下飯?你們英倫行旅行社倒閉啦!」

突如其來的話讓我內心一震,客人怎麼會知道?先確認消息來源吧!「大哥,大過年說這種話不好吧,你怎麼這樣講?」「我家人剛剛打電話過來,他在T台的跑馬燈看到旅行社郭老闆捲款潛逃的消息。」

我往旁邊用餐的客人看去,全部手拿碗筷,靜止不動,瞠目結舌地看著我們。我趕緊出言安撫:「沒有這回事,全是其他旅行社放出來的蜚短流長。他們見我們今年大賣,眼紅了,故意在媒體上中傷我們。」見地陪還在低頭吃飯,我用腳踹他兩下,他識相放下碗筷,說:「各位貴賓,你們公司每次出發前都是先把團費給結清的,大公司來著的,非常安穩,不可能倒閉。」

此時我再次信心喊話:「各位貴賓,你們的護照、台胞證都在自己身上,我唯一幫你們保管的就是機票票根。一大疊這麼重,乾脆發給你們,如果真的有問題,你們可以到北京首都機場換登機證搭到香港回台灣。」我藉機將票根一一發給每個客人,他們不安地追問:「你們公司確定沒有事?」「對啦,絕對沒有事的,我們等一下還要趕行程呢,大家趕快吃飯吧!」真感謝當年網路還未盛行。

一拍兩瞪眼的時刻

回到飯店,地接社的人又來了,我告訴他們台灣媒體太厲害了,電視台已爭相報導旅行社倒閉一事,為了不讓客人起疑,我將票根全發給他們了。地接社知道這下子收不回,悻悻然離去,走前交代:「王先生,明天我們總經理一定會打電話給您,您一定要跟她說我們兩個非常強悍地跟您要機票,但您打死都不肯給我們。」「我知道,我絕對不會為難你們,會幫你們說一些『狠話』的。」

第四天,大年初三,地接社老總來電:「王先生,你知道我們公司損失慘重,為什麼連機票都不願意給我們去退票,讓我們彌補一些損失呢?」「總經理,真的很抱歉,我有責任讓客人平安回家。」

第五天來到首都機場,把客人證件收齊,我走到航空櫃台;這是一拍兩瞪眼的時刻,說不定昨天總理經早把機位拉掉了呢?「先生,請幫忙刷登機證,謝謝。」我忐忑不安地遞出證件,大氣不敢喘地注視他,他手敲了敲鍵盤,機器那頭傳來「唧伊--唧伊--」列印的聲音。一聽這聲音,回台似乎有點希望了。

不一會兒,他將一疊登機證拿給我,「這邊一共二十七張北京飛香港的登機證,您確認一下。」我不可置信地看了看,果真是我們的登機證!正感到鬆一口氣,準備離開,他卻站起身說:「王先生,請等一下。」我六神無主地轉過去,「請問怎麼了嗎?」他的手招了招,「王先生,現在時間差不多了,我這邊也可以幫您把從香港返回台灣的登機證一併刷出來。」身子頓時癱軟,強作鎮定地接到下一段登機證的時候,我隱約聽到巨大的聲響,那是心中大石落地的聲音,我這五天的擔憂,如今看來是庸人自擾。

藏起機票,走到團員的等候區前,我不改調皮雙子座的個性,說:「各位貴賓,我這邊有兩個重大事情要宣布,一個是好消息、一個是壞消息。」大家豎耳傾聽,我清了清嗓子,往下講:「我看,先說壞消息好了。壞消息就是呢,我們英倫行旅行社真的倒了!」話還沒說完,原本有禮貌懂規矩的那一位接手機大哥第一個跳出來,對著我就是一陣劈頭大罵,說他第二天就發現不對勁了,我還瞎掰硬拗。那個當下,我真後悔自己幹嘛還在這時刻捉弄客人?我試著制止他,「大哥,等一下、等一下,我還有好消息!好消息就是我們北京飛香港、香港飛台灣的登機證都拿到了,確定可以順利回家。」

接著,我向大家鞠躬道歉,表示自己除夕夜就接到消息了,但如果讓他們也知道,這一路上肯定會食不知味、玩得不開心,與其如此,不如全程我煩惱擔憂。「各位貴賓,這是我的最後一團了,請大家幫我留個紀念,在這領隊旗上簽上您的大名吧。」

抵達台灣機場走出機艙門時,駭人畫面出現,記者們蜂擁而至,閃光燈此起彼落,「請問您是不是英倫行的領隊?」我揮揮手,「不是,後面穿紅色衣服的那位才是。」隨即逃之夭夭。要是上了電視,豈不是讓公司知道我在過年期間跑去賺外快,忠誠度會被打上很大的問號的!

那一晚,洗漱完畢隨即昏睡過去。

凌晨一點返家,六點多起床,八點拖著疲憊身軀踏進公司,迎面而來的同事慧真見我一臉憔悴,驚訝問:「雙展,這五天你是都沒睡嗎?」深怕被老闆察覺,我趕緊回:「沒事啦,上班上班!」

貿易公司繞了一圈,我還是回到自己的老本行,今年過年剛好又帶了除夕出發、大年初四回國的旅遊團。大年初一,我在車上滔滔不絕地提起這件陳年往事,未料隔天就見到新聞「某家旅行社疑似倒閉,過年期間將團體滯留海外」,那一年在北京的驚濤駭浪,清晰浮現眼前。

很感謝老天垂憐,當年三十五團在中國大陸,只有五團沒有被押到白雪皚皚的荒郊野嶺,受彪形大漢、牛鬼蛇神上車要脅,客人都是一頭羊被扒了兩層皮。

在旅遊業打滾多年,突發事件層出不窮,慶幸途中總是有貴人及時出現,化解危機!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逛書店

延伸閱讀

陽氏萃恒/不再是祕密

曾詩琴/鬼鳥

畢珍麗/就是香啊

金玉涼言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