騷夏/光明燈

去保安宮參拜,家人要我約也在台北念書的姪女一起去,多個人手提供品。我和姪女相差二十多歲,我意氣風發考上研究所那天,她還在新生兒黃疸。想想這幾年雖然都住台北,但也沒吃過幾次飯,這麼久沒見,年輕人社恐應該不會理我,傳LINE給她竟然說好,事情就這麼決定了。

「有啦有啦,我們中午吃素啦!」LINE是這樣回報南部家人,但在台北吃素可以是好時髦的事。我們去吃未來肉「U植」漢堡、炸香香魚豆腐和蒟蒻花枝圈。

她自小數理不錯,也如願考上護理系第一志願,大四是她實習的最後一哩路。儘管我努力克制自己不要像長輩一直問東問西(避免回去之後被封鎖),但職業病上身,忍不住還是對她專訪起來:那妳想好要選哪一科了嗎?各科的文化和優勢劣勢妳都打聽清楚了嗎?

姪女給我一個苦笑(回去我應該會被封鎖),畢竟想要的和現實的都會有差距,例如她其實最想選婦產科,因為她不會不喜歡小孩,也不會覺得嬰兒哭聲吵,反而覺得嬰兒很香,光這一點就可以贏全班三分之二的人了吧?「但是因為少子化,要審慎考慮。」至於熱門的科,真的是因人而異,姪女說班上好幾位同學想要去的是刀房或ICU,除了薪水可以加成,還可以不用輪班,更重要的是:「不用面對家屬」,寧可見刀見血也不想見家屬。面對家屬,是很為難的事嗎?姪女點頭,盡在不言中。

目前她傾向去精神科實習,吸引她的理由是:「觀察人心是很微妙的事」,姪女說她喜歡寫觀察紀錄,喜歡看個案進醫院前的故事,比對前後。

那實習完會繼續留在台北的醫院服務?還是回家鄉找附近的?「姑姑妳知道嗎,以我們系排(排球隊)為例,我認真算了一下,畢業三年以上還在醫院的一個,畢業兩年還在醫院的兩個,剛畢業的都還在撐。」姪女眼睛瞇成一條線,但是她似乎看得很清楚。她指出薪水和工時的問題:「因為我們不可能只上班八小時,前後有一小時的準備和收尾。學姊常提醒一定要記得喝水,不然容易得尿道炎,因為忙到沒時間上廁所……」

「還不如和妳一樣當作家!」她說。這下換我想尖叫,這位年輕人應該不知道,銀行可能不會那麼輕易借作家錢買房子?

吃完飯我們緩步往大龍峒前進,先去買柿子,求事事平安。「才買這樣?這樣還要特別約我出來提水果?」姪女大笑。

對啊,重點是找妳和我一起去保安宮,那邊有文昌君,妳還是學生,未來還要國考,要認真拜,等等進廟門要龍邊進去虎邊出來,然後記得提醒我,離開前我們都要去登記新春點燈,自己的光明自己點。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青春名人堂

逛書店

延伸閱讀

陳嘉新/背後排隊的靈魂

林比比鳥/尾牙之熱舞國標

一句好話

熊熊/這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神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