綦孟柔/有毒的靈長類

有毒的靈長類。圖/Noveala
有毒的靈長類。圖/Noveala

如何從懶猴身上抽足血?

那是我第一次踏上越南,目的地是靈長類救援中心,距離機場四個小時的車程。我們從滿是車流的市區進入小鎮,再到村落,抵達吉仙國家公園,搭上小船,來到國家公園內的Dao Tien小島。在這個沒網路的小島上,只鋪了一條人車可行的水泥路,其他地方就都是原始林地。耳邊傳來的聲音非常陌生,是貨真價實的蟲鳴鳥叫,吸入的空氣雖然濕濕熱熱,可少了空汙的味道,令人一踏上這個小島,就覺得身體健康了起來。

在這個使用吹風機會跳電的小島上,入夜後除了與其他國家的志工聊天之外,沒有其他娛樂。不過,我的工作通常在晚餐過後才開始。這個中心主要救援的物種之一,是侏儒懶猴,全世界唯一有毒的靈長類動物,由於牠們屬於夜行性,所以所有的程序都要等夜晚降臨才能執行--假如你睡到一半被醫生叫起來打麻醉藥,一個小時後又從麻醉中甦醒,可能會頭暈想吐;同理,面對夜行性的懶猴,我們也要等牠們睡醒之後才會進行健檢程序。

一隻懶猴的體重,大約在三百到五百克之間,體型差不多是一顆柚子大小,中心會累積一段時間救援到的個體,再通知我至越南為牠們進行健康檢查。一般會在兩到三天的行程內操作十隻上下的懶猴健檢,其內容包含理學檢查、血液檢查、牙齒檢查、糞便檢查,以及為待野放個體安裝發報器。懶猴雖然很小,但脾氣很差,抓起來就會吱吱叫咬人,而且不要以為牠們叫懶猴肯定動作很慢,牠們靈活得很,所以中心保育員特別製作了正方體的小籠子,外面使用樹葉遮蔽,降低牠們的緊迫,從籠舍一隻隻放到小籠子,再帶至診療室。

懶猴遇到危險會舔腋下腺體分泌出來的油狀物,與唾液混合成具毒性的物質,然後攻擊牠們的對象。被咬的動物會產生劇烈的過敏反應,儘管人類體型大,懶猴的毒液相對少量,仍發生過致死案例。救援中心的負責人有一次被懶猴咬到,嘴唇、口腔、喉頭皆腫起來,差點無法呼吸,她拿當時的照片給我看,那嘴唇真的跟香腸一樣。

由於第一次到越南負責整批懶猴的健檢,此前對於懶猴的操作經驗只有個位數而已,再加上救援中心設備不如台灣完善,我很擔心要是在麻醉中發生休克之類的狀況,該如何進行急救?於是,在操作之前盡可能地整理出一套急救用具,希望備而不用。

到了預定時間,保育員拿著一個個貼著名字的小籠子進來,大部分是越南的名字,有一些則是以各地前來幫忙的志工的名字命名,按照名單上的順序,我順利將第一隻懶猴麻醉,並使用筆形大小的彈簧吊秤,利用口罩當擔架布,將牠放在上頭秤重,做理學檢查、打晶片、打疫苗,接著來到採血項目。

然而,懶猴實在是太小了,四隻又非常細,我怎麼樣都抽不到足夠的血。心急加上悶熱潮濕的氣溫,汗珠不停冒出來,時間卻是一分一秒流逝,眼看懶猴就要從麻醉中醒來,抽到的血不僅只夠做部分檢驗項目,後續必要的「上發報器頸圈」根本還沒進行。迫不得已,我中斷抽血,將發報器安裝好。

我轉頭對負責人說:「實在太難抽了,真是抱歉。」她向我表示沒關係,可我隱約聽見她對另外一位志工說:「之前那位獸醫比較厲害啊……」當晚我輾轉難眠,心知這裡久久才有獸醫來支援,而且懶猴的資料非常稀少,若能確實地收集到血液樣本,的確能為懶猴的保育增添許多助力,偏偏第一天的五隻懶猴全部採血失敗,反而是一直擔心的麻醉副作用沒發生,這樣的經驗教人五味雜陳。

從退貨仔變成指定

第二天早晨,由於白天沒有醫療任務,我跟著志工準備動物們的食物,志工帶我去看保育員如何餵食島上的長臂猿房客。

這個小島的重點救援動物,除了懶猴就是長臂猿。島上長臂猿分成兩類,一是永久居民,一是暫住的過客。前者若不是被人類飼養太久、失去謀生能力,就是本身帶有某些疫病無法野放;後者則是及早獲救,進入軟野放訓練。

Dao Tien的自然環境被很好地保存下來,中心利用長臂猿終生待在樹上的特性,規畫出牠們的專屬練習區域:將這個區域的外圍樹木移除,讓長臂猿無法跑出來,局限在一個範圍內學習正常的活動模式、覓食模式、懂得躲避人類等等。更重要的是,長臂猿在野外多是以一個小家庭為單位,所以中心會將救援進來的長臂猿配對,讓牠們孕育出下一代,再將全家帶去野放。

我到的這一天剛好遇到一隻小長臂猿誕生,志工指向樹頂,二三十公尺高的樹冠層上,有一隻金色的長臂猿懷抱著一隻小長臂猿--第一次在自然環境中看到長臂猿,那畫面好純淨、好平靜。後來,那隻小長臂猿就以我的英文名字命名:Savvy。

經過一早上的自然洗禮,下午我把診療室整理了一番,預備好晚間的懶猴挑戰。負責人遇到我時,特地說了一句:「希望今晚一切順利。」著實令我感到壓力山大。

就跟前一晚一樣,懶猴們又被裝到小籠子裡帶進診療室。保育員戴著頭燈,將燈光轉成紅色,確保不會傷害到懶猴的眼睛,也讓牠們情緒較為鎮靜。黑暗中僅一盞紅燈,被施打了麻醉藥的懶猴又來到了要採血的時刻,我戰戰兢兢操作,採到比昨晚更多一點點的血。儘管不是所有的懶猴都能驗到血,但至少比昨天進步了,只是在過程裡,時不時會聽到負責人的嘆氣聲。

這第一次的越南任務使我無比挫敗,沒有網路讓人連Google的機會也沒有。帶著失敗的經驗返台,往後遇到懶猴病例我特別留意並練習,試著找出最好的抽血方法。很快地,一季過去了,再度收到越南方的來信,寫著這次有幾隻長臂猿、幾隻懶猴要檢查,能否派另外一位獸醫師來?果然,我被對方退貨了!然而,我服務的單位那時僅有我一位獸醫師,主管便回信:我們依然派Savvy過去唷!我只好硬著頭皮再次踏上Dao Tien。

就跟上次一樣的流程,我把健檢的懶猴放倒,在診療室內,除了我,還有一名保育員、一名志工、一名攝影,以及上次那位嘆氣連連的負責人。

我坐在診療桌前深吸一口氣,用電剪剃掉懶猴小腿後側的毛,拿出準備好的橡皮筋當作壓脈帶束緊小腿上方,血管逐漸浮現出來。拿著超細的針頭緩緩地進入血管,深吸的那一口氣不敢吐出,看著血液順暢地流進針筒,一直到滿滿的1cc;我拿棉花壓住入針處,抽出針頭,解開橡皮筋,完美地採到了足夠的血液樣本!負責人歡呼出聲,所有診療室的人都笑了,我吐氣,總算挽回面子。

接下來,每一隻皆順利完成採血,我從退貨仔變成指定獸醫師,幾乎每一季都會去越南一趟。幫新朋友懶猴們檢查並上發報器,見見老朋友Savvy是否有好好長大,吃著越南姊姊煮的家常菜,配上一碟百搭魚露,清晨五點伴著長臂猿的呼聲起床,越南之旅成為無比期待的年度旅行。

獸醫師想讓你知道:

幾年前網路曾經瘋傳一段影片,是一隻懶猴正被人搔癢腹部及腋下,雙手高舉、眼睛微瞇,看起來好像很享受的樣子,許多人留言:「好可愛!」「這是什麼動物?好想養一隻。」鮮少人知道,懶猴的毒液是從上手臂內側的腺體所分泌出來的,近看這個部位會有一塊長約一公分、橢圓形、毛孔比較粗大的區域,當懶猴感到危險的時候,會把頭埋進手臂內側,或將手臂舉高,舔拭著毒腺所分泌出來的液體,這些毒液再混合著口水,咬進目標對象使對方中毒。野生動物的動作或表情大多有其緣由,且多是為了生存所需,並非套用我們人類的觀點就可以解釋的喔!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野生動物救援筆記 獸醫師

逛書店

延伸閱讀

歡迎光臨漫畫屋之一

羅娃娃/魯班從未見過的徒弟

「歡迎光臨漫畫屋」網路徵文優勝金榜

情書簡訊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