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比比鳥/隔壁的同事

這幾年著迷於二戰相關的小說、電影、歷史與傳記,發現活躍其中的英雄與獨裁者都有各種文字與影像紀錄,但若是傳奇情報員,則處處資訊缺漏。大概是他們必須時時湮滅蹤跡與個人特質,刻意活得平凡與普通。情報員隱身在歷史背面,是一群沒有臉也沒有名字的人。看愈多情報員故事,就愈懷疑現實生活中,我看到的這個人,是否也有刻意隱瞞的另一面?

我的疑問不只因為看太多間諜小說與電影,也來自多年前一樁神祕事件。當時隔壁部門有位男同事,不分四季總穿著風衣,眼皮沒睡飽地垂著,經常以大叔的口吻自說自話,整個人就像從日本偵探劇中走出來的警察。某天午休,我在離公司一段距離的路上,看到該名男同事獨行,背影可疑。公司位於萬華,附近是傳統紅燈區,走在標示休息兩小時多少錢的簡陋旅館旁,我心想難道自己無意間撞見不倫戀或毒品交易現場?我愈想愈興奮,決定跟蹤他,目睹真實的一刻。萬萬沒想到,才跟了幾個路口,他突然攔了計程車走了。

我也急忙攔車。無奈這是現實生活不是戲,等看到第二輛計程車,前面那輛已不見蹤影。我人生第一次跟監就失敗,顯然沒有當情報員的天分。走回公司,同事看起來就像沒離開過,在他位子上一副要睡不睡的樣子,讓我更加氣憤,從此盯著他,看他何時露出馬腳。

我的祈禱並沒有成真。幾年後,我跟這位同事總算熟了一點,向他坦承此事,問他知不知道被跟蹤,當時幹啥去了。他居然也跟日劇中的警察一樣,不驚訝、不承認,不否認,好似我剛剛什麼都沒說。

因為這經驗太挫敗,我從此不相信人們真的就是他們表面上的樣子。很多人倒也沒辜負我的懷疑,看起來高冷貴氣的人,離職後卻被討債公司打電話來踢爆。人緣最好的那個,騙財騙色到上了周刊報導。當然也有正面的例子緩解我的偏見。我曾在某個cosplay場合遇到coser向我打招呼,我認得聲音卻不認得人,原來我那位天天見面、非常嚴肅的同事,私下興趣是跑遍全台cosplay場,還是扮演固定角色的名人。

職場上很多人都說,無法扮演好自己的角色,便是失職。但如果下了班還入戲太深,對於工作以外的自己不也是辜負?人生若只是從一個角色轉換到另一個角色,那真正的自已又在哪裡呢?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青春名人堂

逛書店

延伸閱讀

馮國瑄/在房間遶境

陳維賢/晚禱

台灣獼猴共存推廣協會/蓋在自然棲地上的動物園

金玉涼言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