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子漢/金牌警校軍

金牌警校軍。圖/紅林
金牌警校軍。圖/紅林

今年十月底,台大中文系女排辦了OB賽,一位在花蓮偶然認識的學妹,邀請我回去參加。可是我是男生啊!她說,因為在中文系找不到男排,聽說我是,就算是某種特別來賓。讓我想起這一段開闢洪荒,始創未有的過往來。

我們來辦大中杯吧

我高中愛上了排球,但球技平庸,只能看著人家上場。進了大學,成為電機系的新生,各項新生杯開打,籃球、棒壘、田徑,甚至橄欖球都十分熱烈,我不甘寂寞,決定向排球隊毛遂自薦,成為正式隊員,人生第一次站上球場,竟打了六場比賽。

大二轉到中文系念書,無法忘情球場,首先打聽的除了如何選課,就是有沒有排球隊可以參加。結果令人沮喪地發現,只有女排,沒有男排!我可以一起練球,一起PLAY(就是自由組隊,純玩耍性質的打球),當啦啦隊,當教練,但是不能上場比賽。心裡很悶!

接著我又發現了另一件驚人的事:各系多半有全國性的杯賽,比如電機系有大電杯,機械系有機械杯,心理系有心理杯,文學院其他的系,比如歷史系也有歷史杯,圖館系有書府杯。甚至有「大獨杯」!就是如果某個系是全國僅有的科系,單獨一科一系,就可以打大獨杯。

可是沒有大中杯,我不能為自己的中文系加油,更別說上場比賽了--讀中文系的人不愛打球。

真的是這樣嗎?我覺得好悶。

大三那年,我們班這屆接管系學會工作,衣若芬同學(現在是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教授,蘇東坡的專家了)擔任會長,我犯顏進諫,中文系的人不只能文,也要能武,我們來辦大中杯吧!對全國的中文系發出英雄帖,到台大來華山論劍一番。衣會長竟然恩准了!只是,女籃、女排沒問題,男籃也沒問題,學弟們很愛打籃球,連壘球都有人,獨缺男排!我對著會長同學拍胸脯說,男排我來組隊,一定參加。

寫下了這軍令狀,使命如何達成?我先做戶口調查,本班男同學本地生不多,除了我,多數四體不勤,別說打排球,根本不太運動。只有一位棒球校隊,奈何如神龍來去無定,從沒見他來上課,無從聯絡起。沒關係,我們有海外歸國的援軍!當時中文系僑外生占一半的比例,有許多男生。韓僑有幾位,但我素少往來,因為棒球和瓊斯杯籃球種下的仇韓情結頗深。幸好還有位日本男生,姓佐藤。

天上掉下的大驚喜

日人排球在當時獨霸亞洲,我見識過他系日本女生確實的基本動作與補位觀念,令人驚豔。如果有日籍的男同學,又會打排球就太好了。

這佐藤我從沒見過,他年齡較長,已婚,也不太來上課。輾轉取得聯繫,他真的會打,而且可以來打。天啊,天上掉下的大驚喜,天降神兵!

可是排球最少要六個人,班上還有幾位來自東南亞地區的男同學。我逐一身家調查,發現有一位游泳健將,來自新加坡,一位會跳現代舞,來自馬來西亞。跟運動沾上邊的,就這兩位。我說好說歹,讓他們只要站個位子,發球時把球扔過對場就行了,也就把他們騙進隊了。

可是,這還缺兩個。我就去別的隊挖,還挖的都是主將!籃球隊的中鋒是學弟,挖來做另一位攻擊手,人高,把球拍、推、頂都行,弄過網子應該不難。壘球隊當家游擊手也是學弟,身形小,身手俐落無比,長傳一壘阻殺對手,又快又準。我挖來當另一位舉球手,也是某種傳球,把球弄高,再交給籃球中鋒的學弟去處理就行。

為壯聲勢,我又找了一些候補球員,咦,湊六個先發都這麼難了,還有候補?因為我說,已經有六個人了,你們什麼也不用做了,只需要穿上球衣,在一旁候補。這條件合格的人就多了。

就這樣,我擔任主攻手,佐藤擔任主要舉球員,另一位攻擊手是籃球中鋒,輔助舉球員是守游擊的,兩位副攻,一位會跳現代舞,一位會游泳。台大中文系男排成軍了,參加了第一屆的大中杯!

也就差不多同時,有部電影叫《金牌警校軍》,當時上映我不屑去看,因為我瞧不起笑鬧片。後來在第四台偶然見到了,竟頗有感觸,因為我自己就組織過一支「金牌警校軍」--用游泳、現代舞、籃球加壘球組成的排球隊,雖然沒贏得金牌,卻留下幾十年來可貴的,台大中文男排的比賽紀錄。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校園超連結

逛書店

延伸閱讀

毛蔚領/教書的背後

潤財翊亨/計程車司機與ROTC

林比比鳥/上班第一天

一句好話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