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里安西王/怎麼少了一個人

日前在聯合報繽紛版讀到一篇〈換,換,換〉,其求學情景相當熟悉,我猜想是某位輔大生物系畢業系友的作品,就將文章連結傳給同學們,他們讀了之後也都告訴我:「肯定是我們輔生畢業系友寫的!」

三年前,我曾在繽紛版發表過一篇〈不再拈花惹草〉,也提到實驗課考試「跑台子」的情節,便忍不住寫信向編輯詢問,得到原作者回應「畢業於師大生物系」--啊,猜錯了。

後來,輔生第四屆系友楊美桂教授傳來訊息證實,「早年創系初期的輔大生物系沒有專任老師,大多數的課由師大生物系老師來兼課,當然都是同一模子印出來的,只是我們未曾聯想到會如此而已。」第一屆的資深學長盧伯榮補充,「當年無脊椎動物課的諸亞儂老師來自師大,其他多位老師及助教也來自師大。許多實驗課考試亦是這種方式,所以確定輔生這種考試文化源自師大生物系。」

楊老師還說了一個笑話:大二升大三暑假,已故的第一屆系友王重雄教授那時還是助教,帶大家去澎湖採集標本,恰好碰到師大生物系搭同一艘軍艦去,採集地點也雷同,所以兩校常會碰在一起。說著一口台灣國語的王老師,常會大喊:「『唬人』(輔仁)大學的過來,不要跑到『吃飯』(師範)大學那邊去。」或是「唬人的快過來吃飯,吃飯的不要老是在唬人。」

回到開頭「換,換,換」的考試模式,其壓力非常大,每個人站在桌前只有三十秒的時間寫下答案,當助教喊「換」,就要換到下一張桌子考下一題。每題會或不會,就是三十秒定生死,沒有再思考或反悔的機會,而這也普遍存在各大醫學院系,不是生物系的專利。

在寫此文前,我詢問了幾位台大和國防醫學院畢業的名醫朋友們,證實他們在體解剖和某些實驗課考試也有類似經歷,而大體解剖本來就是醫學系中最震撼的一門課,再加上這種考試方式,許多人過不了關。

我們班上有一位國防醫學院醫學系退轉來的同學,他曾說過一個故事:大體解剖課考試時,考到一半,助教突然大喊:「停!怎麼少了一個人?」結果發現實驗室中間的柱子前躺著一位同學,因為在「換」桌子時太過緊張,一轉頭沒注意就撞上柱子而昏倒。

正如掌握病人生死的外科醫師站在手術台前,緊急時必須在最快時間內做出正確決定。實驗課桌前的三十秒如同手術台上的一分鐘,都是台下十年功「換」來的自信,能成名醫其來有自。

根據輔仁生物創系扈伯爾神父的說法,當年成立生物系的初衷就是醫預系,所以使用這種醫學院常用的考試方式,就不足為奇了。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繽紛迴力球 輔仁大學

逛書店

延伸閱讀

畢珍麗/蛋殼歸來

謝文賢/第二株棗樹的時間

亞森/花漾少女

金玉涼言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