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登貴/親愛的谷歌

那天在路邊吃麵,有個騎著老牌打檔車的阿伯,突然出聲詢問路人,如何從三重去八里?好久沒聽到這麼Hardcore的問句,被問到的年輕人愣了一下,拿出手機搜尋,卻不知道怎麼解釋,幸好旁邊機車行的老闆出來幫忙。花了點時間,他們先讓阿伯知道怎麼去蘆洲站,而後面的路太複雜,請他到附近再找人問。

我可以想像很多人會直接回阿伯:「啊是不會谷歌(搜尋)喔?」

這讓我勾起不少回憶。剛上台北念大學那年,先當完兵、虛長幾歲的年長同學,非常主動地拿出紙本地圖,教我們認識台北的棋盤式主要幹道,以市民大道和中山南北路為十字,往南橫道依序是忠孝、仁愛、信義、和平……搞得好像在記什麼必考題。但多虧那位雞婆的同學,後來就不太容易在台北迷路,至少方向不會偏離太遠。

對比之下,現在的年輕學子從小就很熟悉手機的使用,任何問題只要「搜尋」就能找到數不清的建議,甚至有手把手教學的影片,帶人逐步解決問題。近幾年去學校演講,常常我在台上講了些影片關鍵字,可能是情節或演員讓他們感興趣,馬上就用手機搜尋起相關資料,開始交頭接耳。我自嘲現在真不能亂講話,會立刻被打臉。

但也不禁想問,除了我講述的內容外,你們還得同步接收這麼大量的補充訊息,甚至迫不及待地發個限動分享,整個過程結束後,能真正理解吸收多少呢?還是下次想起我說的某個細節,再來依靠拼湊關鍵字,循序「搜尋」恢復記憶呢?

再來看看疫情期間進入web3.0時代,各種人工智能大躍進,不但能預先分析你所指定的所有資訊,整合你所有問題與需求,甚至有自動的學習機制。面對這波浪潮,自然有學生問我,是否該使用ChatGPT進行故事寫作?我說肯定需要去了解,這是無法避免的趨勢,但對於初學者,我不推薦使用。

沒有足夠寫作經驗之前,使用這樣的軟體輔助創作,可能會像沒學過汽車手排操作,就直接進入全自動駕駛的人,系統只要出問題,你就完全不會開車了!不禁想像,如果科技進步更多、制約我們更多,哪天系統大當機,我們是否會無法獨立分析?是否無法與人社交?甚至,連回家的路,都不是很確定?

或許,這些問題我們不該繼續搜尋,而是回頭問問自己。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逛書店

延伸閱讀

汪漢澄/冷凍大腦

Hazel/撼動歷史的地震

金玉涼言

綦孟柔/再訪越南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