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淳之/夏日消暑聖品

固力果「懷念二十世紀」食玩,礤冰。攝影/遠流出版
固力果「懷念二十世紀」食玩,礤冰。攝影/遠流出版

小時候,台灣還有四季;似乎是初識愁滋味,秋天就不見了;時至今日,天天常夏,連冬衣都難有出頭日子。以前冰店夏天賣冰、冬天賣紅豆湯或肉圓,現在全年賣冰,早已見怪不怪。生活的變遷無聲無息,但當國外朋友告知,台北的夏天經常比曼谷熱,深深感到地球的溫度不見得能用緯度判斷,而我們的未來也更挑戰了。

看著熔爐般的太陽,只有「吃冰」能安慰心情。台灣的冰品代表,可說是大街小巷常見的「礤冰」(tshuah-ping),又可分為「刨冰」和「挫冰」。固力果「懷念二十世紀」食玩,呈現了前者,用傳統刨冰機以虎牙咬緊冰塊,再旋轉把手,一刀刀削出冰屑;或以果汁機打碎成小冰片。而真正的「挫冰」,則是早期由師傅親持冰刀,將冰磚一刀刀鑿成冰角,彷彿「人力製冰機」,挫出的冰屑形狀多角不規則,口感爽脆,但是費工費力,如今市面已難尋。

國、高中就讀女校,在南台灣赤辣驕陽趕集下,放學後我們像蜜蜂傾巢而出,相約冰果室。莞爾的是,國中附近馳名的冰店名喚「小豆豆鍋燒意麵」、高中附近的則是「莉莉水果店」,這些府城名店,或許是擔心以「冰店」為名,難做四季生意。但店東恐怕沒想到,後來台南連冬天也暖洋洋,熱食和水果聊備一格,點菜單上最受歡迎的,是占了三分之一至二分之一的冰品。

和同學嘰嘰喳喳,看著比部隊士兵還長的冰單,經常選擇困難。到底要不要選月見(生卵黃),加或不加芒果青?多一種或少一種,滋味都不同;光顧十次,可以都點一樣,也可以各各差異。偶爾想挑戰拼拼樂新口味,最後還是降於最愛。我的執著萌芽內心,鍛鍊養成於冰店,最終千錘百煉,養成了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飲,經常豪氣要換款,最後還是月見紅豆牛奶冰(再加煉乳和布丁)。

冰和夏日的回憶分不開,這也就是為什麼,當創業三十多年的小豆豆宣布關店(店主夫婦不耐多年勞動,畢竟長期大排長龍啊),在地人會大崩潰;而站在店門口,我也暗自泛淚,揮別青春記憶。雖然在裕成水果行、泰成水果店、義成水果店(對,府城以冰聞名的店,都不叫冰店),可以吃到同款冰,但就不是小豆豆,就不是青春揮霍之地啊!

還好有固力果,為我保留了當年的夏之味。每吃一口,暑氣就消散一些,一口口吞下,笑容也愈來愈深。夏日消暑,炎上散去,還真不能沒有這恩物呢。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青春名人堂

逛書店

延伸閱讀

赫連擁/藝盜婆

力偉/拔牙

情書簡訊

陳珮珊/S925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