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子漢/綠芒子--青春與勇氣

綠芒子--青春與勇氣。圖/吳佳恩
綠芒子--青春與勇氣。圖/吳佳恩

天下荒田,一人不能盡耕

不斷向四十度逼近的高溫,讓夏天成了一隻怪獸,吞噬了所有的活動,整個東華大學校園像一座疫病後的荒城,闃靜而炎亮,如果能忽略那刮擦耳膜到發麻的蟬聲的話!

就像避暑的蟲,我隱身於地下,在某座建築的地下室,滿身臭汗地工作。沒有空調,悶比熱更猛,逼得全身潮汗,從體內漫出。我和兩位工作夥伴,把一百多根角材、幾十個箱子,從舞台間搬出來。因為潮濕悶熱,舞台間又有漏水問題,木材長霉生蛀,我們先一一擦理,再包綑成束。把每一個箱子開箱清點、修正清單,再蓋箱封好。我們要整理一齣戲所有的東西,就三個人。除了這個舞台間,還有燈光、音響、服裝,和零零碎碎的行政用品,如表單、藥品、文宣品、小禮物、防疫物資,還有攝錄影機、投影機、對講機、反光衣、交通指揮棒、安全帽……沒想到吧,演個戲帶那麼多東西。還有,真的族繁不及備載。

因為我們要把戲搬去另一個校園,把為偏鄉孩子演戲的種子,種到一塊新的田。

為偏鄉孩子演戲十年了,很累,雖然有時也不怕累,只是,終於領悟到,天下荒田,一人不能盡耕!累死而後已,也做不到。得把更多的種子種到新田去,讓更多有心人來一起耕田。

2021年,北一女人社班的高誌駿老師邀請我擔任諮詢委員,因為班上有一組同學選了「戲劇」這個主題。這些大女孩讀了我寫的一些文章,發現我在為偏鄉孩子演戲,她們動了心。第一次去聽她們報告,她們就說,想跟我的劇團「秋野芒」去演出。那時,她們高二。

不過,演出不是說走就走。我們演舊的戲,不用從頭製作,只是培訓和排練都要一個多月,課程要規畫,要找老師,在台北更不知道去哪找場地。還要聯繫小學、安排行程、募款。但是這些女孩眼裡躍動的光芒,很亮,彷彿可以照耀一座故事的森林。

我說,馬上要考大學了,明年妳們考完真的想做,我們就想辦法來做。這事很難,可是我也動了心,竟然開出一張一年後需要兌現的支票。我也知道,考大學這事沒人能擋,高中生都得過這一關。而且現在考制複雜,考期拖得很長,誰也說不準,經過這些折騰,這些大女孩的心還在不在?

來演戲的大學生,像一枝枝戲芒子

2023年二月,一年多的時間過去,大學學測成績寄發,大家開始忙著申請學校了。我知道大家都在忙,但我們也得開始了,因為不是說走就走,有很多事要籌備。我問,妳們還記得想跟我去演出的念頭嗎?

她們還真記著這件事。她們畫了海報,去各班招兵買馬;我去了北一女做說明會,她們必須接受長達四周的訓練,必須打地鋪,接受嚴格的團隊管理,到偏遠的地方去忍受炎熱和蚊蟲,一整天滿身汗臭地工作。然後有快三十名同學報名,報名的同學又一一面談過,再經過大學第一階段結果公布的波折,最後有十八名同學成為秋野芒第一個高中生團隊的成員。

一張張青春的臉龐,真誠而無畏,明亮的眼神,從我遙遠的記憶裡喚醒十八歲的自己。青春,而無知於人生的困難,也因此無畏於任何旅途,可以背著行囊,跳上不知目的的列車,在任何一個無名的小站下車,開始全新的人生。

我知道這十八位大女孩也將開啟一趟特別的旅程,與一些本來人生不曾有交集的孩子相遇,走訪本來不會走過的土地,成就一場獨一無二的成年禮。

我曾說,來演戲的大學生,像一枝枝戲芒子,渺小、卑微,但集合起來可以是無盡的蒼茫。這群北一女的大女孩應該可以叫「綠芒子」吧,綠衣服的戲精靈,帶著青春的魔法。

為了這群大女孩的青春無畏,我和兩位工作夥伴在沒有空調、高溫悶熱的地下室奮戰,把族繁不及備載的演出用品整理好、打包好,按最佳搬運序列擺出陣勢,就像等著搶灘,按戰鬥序列排好的部隊一般,隔天,貨車一來,所有東西上車,開往台北,秋野芒為偏鄉孩子演戲的新田就要開耕。

這塊新田要種下夢想,用汗水與辛苦,也用真誠與無畏,灌溉成一片沃土,等待青春的熟成。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校園超連結

逛書店

延伸閱讀

陳珮珊/S925

台灣獼猴共存推廣協會/猴子的人設問題

李奕萱/大度路的飆仔們

情書簡訊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