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氏萃恒/天堂到地獄的距離

天堂到地獄的距離。圖/abwu
天堂到地獄的距離。圖/abwu

從柬埔寨到台灣第三天,麗夢彷彿從天堂掉入地獄。她從小被呵護得像個公主,不僅從沒看過稻米,還一直以為紅蘿蔔長在樹上。來到台灣後,她才知道夫家是種田的,而她就要開始下田工作。

麗夢長得像潘妮洛普‧克魯茲,眼睛深邃、鼻子挺拔、皮膚細膩,她笑著向我解釋家族來歷:「我的外曾祖父是阿拉伯人,媽媽是阿拉伯、柬埔寨、越南混血兒,爸爸來自福建,所以我綜合了很多血統。」長相與髮色讓她小時候常被誤認為法國人。

由於家裡是做生意的,麗夢從小在金邊的烏鴉市場旁長大,對鄉野很陌生。也因為家中經濟不錯,她的生活和現在台灣孩子沒兩樣:白天上幼兒園,下課後補習中文,在家中被百般照顧,連外出都有哥哥們像保鏢一樣陪著,除了讀書和做簡單家事,其他的都不用麗夢煩惱。

讀國中時,她家破產,經濟走下坡,幸好媽媽堅定地栽培孩子們讀書。麗夢畢業後,媽媽不願見女兒嫁給當地人、過著辛苦的生活,於是請媒人打聽國外的好人家。本來爸爸想安排麗夢到美國與朋友的兒子結婚,但媽媽打探到一個在台灣做生意的人家。「去美國,坐飛機要十幾個小時;去台灣,只要三個小時,這樣就能常回柬埔寨看爸媽。」麗夢幾經評估,決定嫁到台灣。然而,她萬萬沒想到,自己竟然嫁到了農村。

剛到台灣頭兩天,她跟著老公去做生意,第三天卻被公公帶去田裡,「那時我整個人呆了,公公叫我踩在軟爛泥土上補秧苗,而我一直在尖叫……」麗夢嚷著被騙,一整個月都賭氣不打電話回家,直接跑去跟里長吵著要離婚。里長揮揮手笑著說:「才沒人像妳這樣,只是要下田就要離婚啦!」

後來公公妥協,不再叫她去田裡工作。但此刻我眼前的麗夢,卻是蔬菜栽培高手,不但接手了公公的工作,還自己承租他人的田來經營,做得快樂、有模有樣。我好奇問她:「妳怎麼做到的?」

麗夢說自己喜歡學習,這點到了台灣也沒有改變,從國小補校讀到高中,透過學習提升並改變自己。「起初我很排斥下田,過得很痛苦,每天在校悶悶不樂、愁眉苦臉。後來,有一位老師發現了,她溫暖而關心地問我:『是不是有心事?要不要說出來?』這句話打破我的心防,忍不住抱住老師號啕大哭,把對田間工作的厭惡與委屈統統說出來。」

老師抱抱麗夢,告訴她:「同樣的事情用不同的心情去看待,就有不一樣的心境。」倘若無法改變現實,不妨改變心態,讓自己活得快樂。麗夢把老師的話聽進去,慢慢地不再討厭自己的工作。

來台第二年,她決定學開車。教練告訴她:「女生選自排就好。」不想讓人看扁,麗夢偏選手排,「不能讓人家看不起,我要靠自己。」種田的過程裡,她亦經常遭人揶揄:「長這麼漂亮可以去坐台,當小姐賺錢比較輕鬆。」麗夢選擇用行動默默回應,證明自己內外兼具。

更令我佩服的是,她之後還去考了駕駛公車、堆高機的執照!一路以來,旁人的冷言冷語從不嫌少,但麗夢不服輸,即便S型曲線進退學了一個禮拜學不會、被教練不耐煩地說:「妳很笨!不要考,放棄吧!」她也沒有氣餒,甚至反過來以「一定要考上的決心」感動了教練。當麗夢通過考試的那一刻,教練比她還高興。

她說,下一個目標是挑戰聯結車,「男人做得到,我也能做到。」

「妳取得公車和聯結車執照是為了轉行嗎?」我問。

「只要有用到一次,我就覺得值得!」她如此神回。

麗夢向我透露的故事,是許多新住民在台灣努力的縮影:不管生活遇到多少折磨、怎樣不被人看好,我們依然往前衝,活出精采的自己。

改變不了別人的眼光,就只能自我改變,把自己變得更強大。

回憶起家鄉柬埔寨的榴槤,麗夢一改前面的模樣,流露出小女孩的神情,「在欉成熟,綿密香甜。只要吃上一口,就有上天堂的感覺。」瀟灑的她,曾經從天堂掉入地獄,又從地獄的谷底爬出來。或許,天堂與地獄其實很近,不過就是吃下一口柬埔寨榴槤的距離。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朋友聯合國

逛書店

延伸閱讀

馮平/人追狗

山姆/近在眼前的星星

李政霖/失樂岩

金玉涼言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