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作錦/陽關把酒我心馳——我和歐豪年先生一點筆墨因緣

歐豪年書法贈張作錦。(圖/張作錦提供)
歐豪年書法贈張作錦。(圖/張作錦提供)

嶺南派國畫大師歐豪年先生日前謝世。他的畫和字都有盛名。我因為偶然的機緣,竟得到他的一幅字。

我在新聞界服務四十年,因為工作的關係,結識了各方面人士,包括若干藝文界的前輩方家,但我從不敢索求他們的墨寶、篆刻、雕塑或其他藝品,因為那是他們的心血,甚至是他們的生活資源,應該受到他人的尊重。

我在《聯合報》的同事鍾榮吉先生,投筆從政,從立法委員到立法院副院長,2006年七月間,鍾副院長在自宅邀朋友餐敘,我受邀參加。剛好不久前我遊河西走廊回來,除了酒泉、武威、敦煌和張掖四郡,還出嘉峪關到了陽關。導遊一再勸誡,別去了,現在已無陽關,只剩一堆黃土。我說就是要去看那堆黃土。我若不去,對不起王維,「勸君更盡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我們世代念著,為那遙遠的蒼涼感動了一千三百多年,現在陽關在咫尺之外,若不親履斯土斯境,以後有何面目再讀唐詩?

回來後,人間六月天,「天下文化」為我出版了一本小書《一杯飲罷出陽關——張作錦的人文速寫》,除了記遊,我還「藉題發揮」,對國內的政治和社會各方面的現實問題有所諷勸。我就帶了幾本「速寫」赴宴,送請貴賓們指教,包括那天在座的歐豪年先生。

令我意外的,過了幾天,居然接到歐先生寄來的一幅字,是這樣寫的:

健筆匡時更諷時

千秋陵變感何如

飲冰嚙雪大夫節

濯足振纓漁父辭

台島放歌君意滿

陽關把酒我心馳

讀書知有高懷抱

散句長篇賽史詩

莊子人間世篇,諸梁以飲冰言於孔子

蘇武嚙雪於北海,楚辭見問有漁父

此皆古大夫之危言危行也

作錦道兄人文速寫近著

讀後感詠小詩,書此為報

丙戍中秋嶺南歐介豪年

意外之餘,我裝裱懸於壁上。字裡行間,感受到歐先生不尋常的家國情懷。他在書房中的聲聲入耳,藉我的小書澆他的塊壘,我要謝謝這位「同道」。知道歐先生歡喜美酒,我帶了一瓶上好的白蘭地,送到信義區歐先生的華宅。未敢驚動他,交給樓下服務台轉達。下次再遇到,他說酒未收到,大概被服務員「留中」了,說完哈哈大笑。

「笑漸不聞聲漸悄」,歐先生走了,走遠了。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文學紀念冊

逛書店

延伸閱讀

楊明/我與我的記憶相遇中洲島

侯延卿/把愛寫進飲食中

聯副/但我還是不懂愛

聯副/夏祖焯主講「魅麗、迷茫、浩瀚與疏離:宗教多面觀」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