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樂富/墓園裡的研究員

到底是什麼吸引我到六張犁旁山崖上的巨大墓園?那裡我發現了伊斯蘭教公墓,還有安息在旁的無數「白色恐怖」受難者,這墓園因此而為人知。夜裡我經常騎著腳踏車穿過那裡,上坡,沿著崇德路到木柵或南港。山坡底層的許多古墓最近才被清除,成為了一個美麗大花園的「蔣渭水紀念公園」。從這裡能欣賞到台北最迷人的摩天大樓景色。公園仍然在擴建,墓地逐漸被侵蝕……

幾天前我在夜色的掩護下「巡視」了尚未完工的公園。無視警線,躍過圍起的布條,毫不費力爬上工地的最高點。我的努力是值得的:獨自一人欣賞台北最美的夜景:遠處閃閃發光的天際召喚著,墓地中央莊嚴的寶塔閃閃發光。我該回頭嗎?

眼前出現了一條祕道,裡頭有新種的樹木,悄悄連結了未知世界,很快我看見自己被伊斯蘭教墓園包圍。月光下黑色大理石板上閃爍著金色光芒:細長的漢字嵌著阿拉伯西尼文。只有朝聖者躺在這裡。我鞠了個躬,漫步在黑暗的墓地裡。那裡無人散步,特別在夜晚。白將軍的墓陵吸引了我,我認出它在黑暗中若隱若現的巨大輪廓。突然我看到下面有座中國式石亭,從那裡閃耀著微微光芒,這是一座可能為伊斯蘭教公墓建造的石亭,裡頭有張小石桌和五個石凳。沒有人會坐在那裡,尤其是夜裡。但是當我走近時卻看見一個年輕外國人坐在他的筆電前,在這奇特的建築裡專注的「研究」著。我的天啊!他是怎麼找到這荒涼的建築?在墓地裡?夜晚?

不過我倒能完全理解……這裡不是有著墳墓般的寂靜,還有最美麗的夜景嗎?我從黑暗中移近,他完全沒有注意到。他坐著的亭子比我走的路低兩公尺,中間還隔了一道矮牆。那位「研究員」背靠牆,坐在離我只有幾公尺的石椅上。

假如你是我,會放過這大好機會嗎?你不會偷偷蹲在小圍牆下?你不會像幽靈一樣對著他號叫:「……哇哈哈哈」──讓這靜寂的夜晚充滿恐怖嗎?你一定會這麼做的!

那人像被電到似地瑟縮一下,開啟手電筒朝著我站的方向,在黑暗中搜尋……他畢竟是一名「研究員」!我緩緩地、幽靈般從牆後站起來對他說:「就開個玩笑……對不起,對不起……」

「Sxxx!」他大叫道。「你真是嚇死我了!不管怎樣……很高興認識你。」

「……很高興認識你。」我咕噥著,繼續上路。他又繼續坐在筆電前了嗎?我不曉得。

今天下午,豔陽下我又回到「犯罪現場」,探訪伊斯蘭教公墓。石亭裡看不到那位「研究員」的蹤跡。是白晝還太早嗎?還是他已經找到了新的墓園?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小品文

逛書店

延伸閱讀

江一豪/左派入門

吳敏顯/織錦

《O.D》阿爾‧格萊/吉米‧福瑞斯特Al Grey/Jimmy Forrest

莎士比亞作/彭鏡禧譯/我是否該把你比作夏日?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