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富澧/且將旅行作居家

人是活的,雙腳是用來行走的,生命是一直向前推進的。生命是一趟旅行,每一次的旅行都是生命的型態,沒有意外,都在胸中。

每天,我們用雙腳延續昨日已經畫出好的那條生命線,興許上山下海,或者荷鋤躬耕,腳印就是一種表態,乘上時間便成為領地,只要還能呼吸,所有的悲歡離合都是無可取代的瑰寶,旅行中,生命自動更新。

存在的空間是一種美,不存在的時間也是一種美。我們可以放慢腳步來品嘗空間,享受腳底和泥土的觸感,享受肌膚和異鄉的對話,那是只有旅行才能達成的拓展。我們也可以拉長時間來品味生活,讓一時一地的榮辱得失變得雲淡風輕,讓風雲際會的一次回眸成為天長地久。許多時候,我們要經過很久的時間和很多的事情,才會清楚曾經以為得如何如何,其實都不怎麼樣,只是我們當時不明白而已;許多在路途中只是偶一為之的小事,後來才知道深深影響著自他。

也許,我們只是遇到了一隻蝴蝶,沒有預期牠會引起大洋彼岸的一場風暴。也許,我們只是在春耕的陌隴之間犁到了一片龜甲,沒有預期會揭開了幾千年前的甲骨文。也許,我們踏出了與人相遇的一步,便成就了一生的因緣;也許,我們拒絕了一個無來由的要求,便埋沒了一場可能的富貴。

如果沒有走出去,春天不會把花送到眼前,如果我們只是停駐等待,山就會在經緯線外任雲飄任鳥飛,河就會在視野之外潺湲或奔騰,山與河就不會跟我們的生命有任何交集,生命就會欠缺一種訴說的動力和精采,每一個日出將會太過熟悉而失去神采,每一個日落也會太過日常而輕易忽略。想想,我們曾經命懸一線登上高山所看到的日出,曾經翻江倒海抵達的海天近處的夕陽,與那日復一日的街景門戶,有著多大的差距啊!

遠遊越山川,山川修且廣。旅途中每一個努力到達的地方都已成為過往,每一個想要抓住的時刻都已化作記憶,唯其留不住,故而彌珍貴。旅行或有數不清的疼痛、疼惜或傷疤,我們必須在旅行的過程和往後的歲月,把疼痛和傷疤一一剔除轉化,變成美好的果實留存。已經逝去的或想珍藏的,都已經無能為力,我們唯一能做的,就只是繼續前進,繼續旅行,以腳步,以呼吸,或以生命。

對許多人而言,每一趟旅途都是自我心靈滌蕩的過程,那是在既有的也欠缺的生命中疊上一片薄薄的風景,加入一滴風土人情的靈藥或精釀,讓生命在那段時間裡療癒或發酵,豐厚或飛揚。既是旅行,總免不了離情送別,援例的長亭短亭;也許只是瀟灑一日遊,也許客舍羈旅數日或天際神遊幾多年,難免少小離家老大回,心中無限感慨,舊國別多日,故人無少年啊!

旅行,就是一段人生,動也是靜;人生,不過一場旅行,靜即是動。生生死死,潮起潮落;舞盡雲散風流,歌罷桃李春風。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小品文

逛書店

延伸閱讀

幾米/空氣朋友

鍾玲/令宗尼師的慈悲行

蔣勳/慶弟——一個女射手的懷念(二)(下篇)

一靈/街窗留停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