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志傑/三蝦麵

上午是雙塔市集的巡禮。穿過定慧寺巷,炙熱的豔陽依舊無情的烤著老石板路。與巷子同名的千年古剎前,蔥鬱的樹蔭覆蓋著一座斑落的小木亭,暑氣在那似乎收斂了些。

傳統市場永遠給人髒亂、菜葉腐臭、髒水遍地的形象。但老市場卻華麗轉了身,成了如今的觀光景點。步入點心區瞬間憂慮湧了上來,處處是目不暇接的秀氣蘇州名點。一會想買桂花糖藕,想買海棠糕、一會想吃艾草清糰、想吃酒釀玫瑰、棗泥拉糕,樣樣精緻、小巧玲瓏,看得人三心二意、不知該從何下手。

記得年輕時,每年夏天和安安在歐洲開車旅行,常一不留神就略過邊境。綿延的公路上,如何在陌生的國度選擇好吃又實惠的餐館。其實不用費心,只消注意公路旁的店家。哪兒卡車停得多,上那準沒錯,保證有熱湯熱菜等著你。話不通也沒關係,指指鄰桌的食物照樣來一份就行,我們幾乎沒失手過。

進了熱食區,安安和我依樣葫蘆,哪裡人多往哪擠。一個熱氣蒸騰的攤位前,人群裡有個操著蘇州口音的阿姨。見我們是外地人,好心推薦一定要嘗嘗蝦麵。每年在大暑前後,趁江南河蝦肉圓籽滿的時節,取其蝦黃與蝦籽入麵。那可是只有蘇州人才有的絕活。阿姨興致勃勃的說千萬別錯過。說完她接過師傅遞來的麵,一碗鋪著蝦仁看起來滿不錯的麵,轉身和朋友坐到了一塊。

為了給肚子多留點空間,我說那就先來一碗試試吧。老闆瞥了一眼點點頭,示意我們先找位子。過了好一會,有個夥計正經八百端來個大碗,上面鋪著點點粉紅蝦仁和一圈焦黃的碎碎。我們一愣,那明明和婦人的麵完全不一樣。小夥計堅持那就是你點的「三蝦麵」拿著單子等收錢。看著昂貴的帳單,一時心底有些糾結。

端過碗拌了拌,一股油香隨著熱騰騰的麵撲鼻而來。和了鴨蛋黃的麵條似乎也特別柔韌滑爽。手工剝的小蝦仁十分爽脆鮮甜,細細炒過的蝦腦、蝦籽,有著比蟹黃還鮮的滋味。酥脆焦香在舌尖一繞,久久不散,越吃越覺得這錯誤來得太是時候了。兩人左一筷子、右一筷子,看來挺大碗的麵,三兩下就給吃得精光。我抹抹嘴意猶未盡看著微笑的安安,一時間,那曾經的西班牙公路幸福感,又悄悄回來了。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小品文

逛書店

延伸閱讀

朱德庸/here+there=朱德庸

楊凱麟/古典時代斷頭史

陳姵穎/荒野仍在

夏樹/只有鳥的羽翼,能夠飛過夢境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