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梵/黎藥:自然的訪客

黎藥傳承人王麗玲身著黎族服裝,已等在路口。她像其他黎族人一樣,臉上沒有卑微。要是沒人問,她就不開口,似乎沒有要主動說話的念頭。她背著空簍,安靜,自持,令我不忍心用滿腹問題,打破罩著她的那片安靜。

約十一點,我跟著王麗玲,去她家所在的水滿上村。所幸沿途的熱帶雨林小路,已改造成木棧道,我走在上面,可以用閒情逸致的心情,打量道邊被雨水泡得鬆的泥土。偶爾,她走出棧道採藥時,鞋子會踩塌一塊塊鬆土。

雨林棧道的空氣中,沒有一粒塵埃。雨和霧氣,把塵埃都拉到土裡做客去了吧。水滿河的流水聲,好像在模仿我的足音,它要給我走黎族山道,定一個最合適的調子?我不時向她的提問,會是鳥雀眼裡哪種煩人的打擾?面對蛙鳴、鳥叫、水聲的熱情招呼,我邊走邊張望的樣子,是否算禮貌?

沒走多久,她就採到了治骨折、黃疸、風濕的藥,她沒法把草藥的黎語名譯成漢語,我只能用漢字拙劣模仿她說的黎語,似乎分別是「羊吒芬」「讓人凱」「香岡」。沒開玩笑,我耳朵聽出的,就是這樣美妙又有趣的音,興許耳朵比意識,更懂雨林的善意。

她的家婆叫王桂珍,是水滿上村一帶的草藥王和黎醫。因為家人生病,王麗玲承下了家婆的真傳。一次丈夫喝酒造成胃出血,她不得不上山採藥,沒想到一種叫野山花的草藥,療效神奇,只一周就治好了丈夫的病。丈夫後來並未戒酒,胃病卻未再犯。

說來也怪,從未聽說野生動物有胃病。我想是因為,人的生活方式離自然比動物要遠。置身雨林的黎族人,靠積聚雨林自然之氣的草藥,調理身心,使之回歸自然。說得哲學點,就是讓身心之氣,與自然之氣不再犯沖。路上,我向王麗玲提出了一個無理之問:黎族人為何長壽?她當然無法明確作答,但問題引出了她的觀察,說黎族人喝草藥像吃飯一樣平常,身體稍有風吹草動,他們就喝草藥。她的話,讓我想到一個詞:防微杜漸。我以為,病微之時,身心能得到黎藥的及時調理,大概是黎族人長壽的原因之一。

居於城市的我,常有想走進自然的衝動,可能就是基因中,身心之氣對自然之氣的思念,兩者遠古時本來是不犯沖的。置身現代生活的我們,如果常能順應這類召喚,肯定有益身心。

到達水滿上村後,我有了一個想法。不管有無療效,我要買一種黎藥,帶回南京。對我,黎藥肯定是神祕的,莫測的,但它至少有一個作用,可以讓我對身心之氣與自然之氣的融洽,更加關注。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黎族之歌

逛書店

延伸閱讀

駱以軍/陳文斌

聯副/第六十五屆中國文藝獎章揭曉

紀小樣/再上邪

探照燈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