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傷心之後 他們的愛情如《風信子》般重生綻放

愛情小說《風信子》是作家「喘氣的蠟燭」在讀創故事的作品。圖/pexels
愛情小說《風信子》是作家「喘氣的蠟燭」在讀創故事的作品。圖/pexels

在歐洲,風信子花猶如一把開啟春天的鑰匙,是春天花園不可或缺的花朵。風信子以其豐富多彩的花色和令人陶醉的香氣而聞名,宛如初戀般熱情奔放,被賦予「燃燒生命之火,享受豐盛人生」的深刻寓意。風信子花在凋謝後,只需將整株花剪掉,它就能再度茁壯生長,象徵著「重生的愛」。

小說《風信子》是作家「喘氣的蠟燭」在中的作品。故事的女主角是許明熙,一位堅強的總裁助理,她面對丈夫的外遇而選擇,獨自撫養兒子,勇敢地面對生活的起伏。男主角是總裁周辭硯,一位關懷員工的領導,然而,在一場車禍中,他失去了至愛的人和孩子,讓他陷入了沉痛的失落之中。

這兩位主角各自擁有傷心過往,彼此在命運的交錯中相遇,成為彼此生命中的契機。他們的故事如同風信子花一般,透過愛情的滋養,重新找到生命的意義,猶如風信子花的重生一般,展現出愛的力量。 (編按)

【內容摘要】


文/喘氣的蠟燭

周辭硯食不言寢不語,一頓飯吃的許明熙都快消化不良。

直到上了甜點,周辭硯才問:「妳跟妳小孩都還好吧?」

許明熙嚥下口中的甜點,緩緩的說:「謝謝總裁關心,我的單親生活已經慢慢步入軌道,也漸漸習慣了。」

周辭硯點頭:「那就好。」

「其實……」

「嗯?」周辭硯抬眸看著許明熙。

許明熙閃亮的雙眼,將長髮挽在耳後,注視著周辭硯:「其實,也是有撐不下去想要放棄的時候,可是當這樣想時,就會覺得對不起當初下定決心的自己,所以咬牙一忍,關關難過,也就關關過了。」

周辭硯理解的點點頭,沈芸死後,他也是經過一連串崩潰加心理治療的日子,他知道那如果不是苦撐,硬撐,逼自己去適應,去接受事情已經是這樣了,誰也很難過這一關。

書名:《風信子》
作者:喘氣的蠟燭

「有時候也要適度釋放自己的情緒,我把心理醫生對我說的話轉送給妳,妳要對自己好一點。」

許明熙反問:「那周總對自己好嗎?」

周辭硯頓時一愣,隨即微笑,「我也在學習。」

許明熙雖然不知道周辭硯發生過什麼事,但會經過心理治療,一定是很嚴重的事

她拿起茶,對周辭硯說:「那以茶代酒,希望我們都學習對自己好一點。」

周辭硯也拿起茶杯與許明熙碰杯:「敬勇敢的我們。」

兩人將杯中的茶一飲而盡,周辭硯說:「買單吧!」

兩人一前一後走到櫃檯,周辭硯拿出信用卡付帳,對結帳人員交代了一句,請幫我打統一編號,然後說了一串數字。

此時一個溫柔的女聲從旁邊響起,「周少也來這用餐啊?」

周辭硯與許明熙同時回頭,是林雨沛,她正用審視的眼光,打量掃視許明熙。

周辭硯禮貌的回應:「林小姐真巧,我跟助理一起用午餐,已經結帳要回公司了。妳呢?」

許明熙覺得奇怪,他們兩個不是傳聞中的一對,怎麼稱呼對方還這麼生疏?

「我跟朋友約在裡面,我剛到而已。」林雨沛又問:「你們吃什麼?好吃嗎?說出來讓我點餐時參考一下。」

周辭硯態若自然地回答:「我們吃雙人套餐,還挺優惠的。」

林雨沛一聽臉色微變。「雙人套餐?」

這時候……最怕空氣突然安靜。

此時許明熙電話適時的響了,打破了這份安靜。

「喂,什麼!與周總約的人提早到了?那我們立刻回去。」

周辭硯已經聽到電話內容,沒等許明熙報告,就對林雨沛微微頷首,「我們先離開了,林小姐慢用。」

「嗯,再見。」

直到坐上司機的車,許明熙一直覺得背後有雙眼睛,灼熱的看著她,快把她背後燒出兩個大洞。許明熙欲哭無淚,我只是一個小小的打工人助理啊!

回到公司的辦公室,陳堔已經大剌剌地坐在沙發上等著他們。

陳堔身著藍色西裝,俐落的短髮隨意的往右邊撥,一雙單鳳眼白皮膚,整個人的氣質就是富二代的樣子。

許明熙幫他們泡兩杯茶後,便躲到屏風後面徐偉勝的辦公桌,開始做早上的開會總彙。

周辭硯坐在陳堔對面,挑眉:「說吧!來有什麼事,說公事。」

陳堔笑笑,「我們交情只能說公事嗎?」

「先說公事。」周辭硯收回了笑容,一本正經。

陳堔也就直話直說了,「好,就說西區那塊地,我們一起標吧,金額這麼大,一間公司吃不下來的。」

「出資比例呢?」

「畢竟我們在建築業比你們熟,我們51%你們49%,由我們來主導,你們純投資。」

周辭硯聽了之後,眉頭輕蹙,沉思了一會兒,才沉聲說道:「這我一個人不能決定,必須跟股東們開會才能決定。」

「好!」陳堔從公事包裡拿出一疊資料,「這是我們公司歷年來的建設經驗及財務報表,以及針對西區那塊地的規劃及投報率,給你們股東參考用。」

「好,我先收下了,那公事談完了,你可以走了。」周辭硯站起身就想送客。

陳堔哈哈地笑了兩聲,原地不動,「我也是百忙之間抽出時間來的,你就這麼十分鐘打發我走?坐下坐下,再多聊一會兒!」

周辭硯又坐回沙發,一臉的不情願。

陳堔看著周辭硯左手上的紅色編織手環,感慨的說:「這手環你保存得真好,沈芸都走這麼久了,除了褪一點色,看起來都沒有損壞。」

周辭硯聞言,輕撫手鍊沒有說話。

陳堔又說:「聽說你跟林家小姐出去過幾次了,怎麼?這次打算定下來?何時有喜訊?」

周辭硯給了陳堔一個白眼,「我是應付我爸,才約了她吃幾次飯,上次慈善晚宴的女伴,也是我爸去拜託她幫忙的,我對她……純友誼。」

「你這樣想,人家可不一定這樣想,如果不喜歡她,就不要再約了吧!」陳堔抿下一口茶:「我覺得她人不錯,家世也跟你匹配,你怎麼就不試試看呢?」

周辭硯沒有回答他,右手依舊撫在左手的紅色編織手環上。

這個小動作被陳堔看入眼裡,輕嘆口氣:「沈芸走了幾年?三年?四年?你因此在國外心理治療這麼久,還沒從她的死亡中走出來?還無法接受別人嗎?」

周辭硯站起身,走到辦公室的落地窗前,望著遠方的山巒,低沈的嗓音,輕聲的說:「心理治療只是讓我接受這個事實,跟忘了她是兩回事,要再接受一段新感情,又是另外一回事。」

陳堔無奈的看著周辭硯,「我沒有經歷過你的苦,也不好再勸你什麼,我知道你跟沈芸當初是真的很相愛,你到目前為止還會這樣,也是情有可原。」

兩人皆一陣沈默。

在屏風後的許明熙聽得滿頭是汗,總裁的私事是她可以聽的嗎?

她趁兩人都各有所思的時候,悄悄的移動到辦公室門口,正要開門時,周辭硯的聲音傳來。

「許助理,妳要去哪?」

許明熙一臉被抓姦到的表情,懦懦的說:「我說我要去倒垃圾,你信嗎?」

周辭硯雙手抱胸,「倒垃圾雙手是空的?」

陳堔見狀大笑出來,「你這助理挺有意思!」

許明熙只好實話實說,「我只是覺得你們在談私事,我好像不應該在這裡……」

周辭硯無語,「回去位置上工作,我們已經談完了。」

許明熙只好低頭小碎步回到位置上,繼續剛剛未完成的工作。

周辭硯這次就不客氣了,拉起陳堔,「走,我送你出去,滾回你公司去。」

「喂喂喂!真不客氣!你這禮拜來車場嗎?」

「好,我會去,快滾!」

●本文摘自讀創故事作家「喘氣的蠟燭」連載小說《風信子》,點擊立即線上試閱。

加入 琅琅悅讀 Google News 按下追蹤,精選好文不漏接!
愛情 離婚 獨家連載 作品推薦 讀創故事

逛書店

延伸閱讀

真相的背後是人性?從奇幻武俠到刑偵探案,邀您一起揭開故事謎底!

3月春日推薦:一年之讀在於春!《冰雪期媛》等新進好書強打推薦

在傷心之後 他們的愛情如《風信子》般重生綻放

2月新春推薦:精選完本、穩定更新,春節連假不怕鬧書荒!

猜你喜歡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